双面冷王:神医弃妃不好惹

第1章 天杀的陈世美

婚礼。

安小朵和陈世的婚礼,盛大而美好,鲜花浓烈,宾客如云,笑语喧哗,喜乐无限。

只是,新娘安小朵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那种不安,几乎是突如其来的,而更命的是,自己的闺蜜楚妞还在她耳边碎碎念。

“朵朵,你真的要嫁给陈世美那个家伙吗?”她叉腰,瞪眼。

“是陈世!”安小朵白她一眼。

“你听听,你听听,他爹娘给他取这名字就不好!”楚妞嚷嚷着,“他不光有着薄情的脸,还有个薄幸的名……”

安小朵知道她接下来肯定又会说那句经典名言:“山人我掐指一算,就能算出这小子心术不正!”

所以,在她还没啰嗦出来时,她决定先撤。

捂着肚子夹着双腿作内急状,“不行了不行了,我憋不住了,我要上厕所!”

她踩着几寸高的高跟鞋嗖地冲了出去,乘着电梯,直奔二十五楼。

因为二十五楼是阁楼,相当清静。

在电梯里她还想,楚妞这丫头太不靠谱了,哪有在新婚现场劝人家新娘逃婚的?

电梯叮的一声,十五楼到了。

她缓缓的走出来,心里的那份不安又深了些,她深深的吸气,吐出,耳朵里突然落进一声、。

她屏住呼吸,朝声音的发源地———小阁楼蹑手蹑脚的走去。

声音越来越大,中间还夹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安小朵吐吐舌头翻翻白眼。

不用看也知道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绝对是惹火的限制级表演。

她本来已转身往回走,可是,那门虚掩着,她好死不死的往里瞥了一眼。

只一眼,魂飞魄散。

那窄窄的门缝里,那个亢奋的撅着身体的男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熟悉?

当然,不是背影熟悉,是那男人身上穿着的那件礼服熟悉。

安小朵只觉得头脑“嗡”的一声,脚像被钉住了一般,再也挪不动。

里面的人激情完毕,开始浓情蜜意的说着情话。

“阿世,我好爱你,你为什么要娶安小朵?”一个女人委屈而又带着娇滴滴的声音,不用看脸,安小朵也能听出来,那是陈世单位的周一娜。

“我也不想娶她!”男人的声音似有无限痛悔和无奈。

安小朵的身子颤了颤,毫无疑问,那是陈世的声音,现在,正如一把刀一样在慢慢凌迟着她的血肉。

“可她舅舅是省里的一把手,我的前途全靠他了!”

“那我怎么办?你就只为了你的前途,不管我的死活吗?”女声越发的委屈。

“宝贝儿,我怎么能不管你呢?”男人的声音溺爱无比,“等我拿到我想要的,就会跟她离婚娶你,我的品味你还不知道吗?她那个神经大条的傻丫头,哪比得上你的千娇百媚?”

……

安小朵流着泪,痛苦的听着这些话。

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可心里却似有把锯子,每听一句,那锯子便深深的锯下一层,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她在心里痛苦的哭嚎着,脚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一转身,跑进了卫生间。

楚妞一定又会骂自己没出息吧?

遇到这样的狼心狗肺居然不是冲进门去将他生吞活剥,却是落荒而逃!

可是,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冲进去,不是不敢,不是懦弱,而是一向自傲的她怎能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

许了自己的一生,却是残忍的被欺骗,被利用,被践踏。

往日的那些快乐竟似一场梦,一阵风,一缕烟云,了然无踪。

安小朵颤抖着,任凭泪无声的落下。

走廊上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想必他们已经下去了。

那些鼓乐声、鞭炮声,那些笑语喧哗,隐隐的透上来,可在安小朵的心中,这里便如坟场一样的空旷死寂。

她木然的踏出步子,发现自己肢体僵硬,竟如木头人一般。

她对着镜子看自己,镜中那个女子雪肤红唇,不是不美丽。

可那一身的大红旗袍,却无端的衬得她凄厉如鬼。

想起昨天才刚领的那个鲜红的结婚证书,那些一起读过的誓言仿佛还在耳边萦绕,如今听来却再讽刺不过,她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镜中人影零乱,自己的那张脸竟是说不出的陌生。

她死死的盯住镜中的自己,镜中的那个影子突然诡秘的笑了笑。

安小朵一愣。

她没有笑。

可镜中,是谁在笑?

她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脸,镜中的影子不动。

安小朵定睛再看,哪里还有自己?

镜中是个顶着红色锦帕的新娘,端坐在一张暗红雕花大炕上,红纱帐上的流苏轻轻的摇曳着,红蜡烛静静的燃烧着。

安小朵一阵心悸。

怎么回事?那新娘一袭红色长裙遮住脚,只露出尖尖的红色绣花鞋,她的手里居然还绞着一块喜帕。

安小朵惊恐的倒退了两步。

镜中的新娘猛地掀开盖头,对她妩媚的笑。

安小朵捂住胸口。

镜子!镜子变了!就在新娘揭开盖头的那一瞬间,镜子不再是卫生间那张清晰的白色镜面了。那是……一面铜镜吧?在电视的古装剧里才看得到的那种铜镜!

黄澄澄的光让安小朵的头一阵眩晕。

眼前突然暗了下来。

再不是卫生间洁白的墙壁,明亮的灯光,好像突然间,天就黑了下来,暗红色的光影在地板上摇曳着。

是地板吗?

不,不是!

是暗红色的印花地毯吧?头上什么东西挡住了她的眼?安小朵用手拂开,触手处柔软丝滑,她扯下来,不由目瞪口呆。

一块上好的丝绸喜帕!

那头上这重重的是什么?

天哪,是新娘头饰!

这不是镜中那个女人用的吗?

有人冷哼了声。

安小朵这才注意到离自己不远的椅子上半躺着个红衣男人,约有二十多岁,头顶光溜溜的,拖着条长辫子,怪模怪样的。

“你,你是谁?”她惊慌的问。

男子斜睨了她一眼,“你说呢?”他反问。

安小朵慌乱的站起来,“这是哪里?天哪!这是什么鬼地方?”她自言自语着,被眼前的景像弄得快精神错乱了。

扑天盖地的红,红纱帐,红窗花,红炕,红被,红喜字,还有那个,红人!

天哪,她喃喃自语着,纵然心中十分清楚,这是结婚的喜房,内心却依然抗拒。

这不是她的喜房呀!

那男子又冷哼了声,啜了口酒,嘲讽的说:“早就听说,沈府的落落小姐飞扬跳脱,异于常人,今日一见,果不寻常!”

“沈小姐?谁是沈小姐?”安小朵再次发问。

“你!”男子的脸完全的黑下来,把手中杯子重重一放,走到安小朵身边,捏起她的下巴,审视半天,说,“姿色一般嘛!别再装模作样了!”

安小朵啪地打掉他的手。

“姐姿色好不好,关你屁事!”她扬起下巴,以示不屑。

男子“啊”了一声,看看自己的手,居然略有红肿,这沈家小姐真是够野的。

“真没教养,你家的人就教你这样伺候夫君的吗?”男子冷笑着。

安小朵愣愣看着男子,这人长得还蛮好看的,怎么说话这么欠抽呀?可是她现在没功夫理他,她的脑子里乱得像一锅粥,有成千上万个念头在脑子里拼命的折腾着。

出了什么事?这是怎么回事?陈世给我吃了什么致幻剂了吗?还是,他压根就在弄一出什么乱七八的戏给我看?他想要做什么?这男人又是谁?

疯了,要爆炸了,安小朵把自己的脑袋晃了又晃,再睁眼还是看到这样古怪的婚房,她开始在喜房里来来回回的摸东西。

都是真实的触感,她把手放在红烛上烧,疼得她差点跳起来。

她又把手放在嘴里咬,疼,疼死了,她狠着心,坚持咬到出血,血,鲜红的血,那么,不是幻觉,不是做梦?

她停下来,问那个男子,“这是什么地方?回答我!”

安小朵的语气很冷,霸道十分的口吻让男子瞪大了眼,他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居然乖乖回答,“郡王府。”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王爷,洛熙。”男子回答得还蛮快。

这下轮到安小朵瞪眼了,不光瞪眼,她干脆笑了,连王爷都出来,搞什么嘛!

她继续问,“那我叫什么?”

男子终于忍无可忍,想说什么终于咽下,转身就走,一副见鬼的神情。

安小朵一个箭步冲上去,一个小擒拿手,把男子的手扭到了腰后,男子没提防,痛得直吸冷气。

“沈落落,你疯了吗?本王怕你吗?真是不知好歹的死丫头!”他飞起一脚,正中安小朵的面门,安小朵歪头避过,手一松,男子鱼一般滑了出去,立在不远处,气咻咻的怒视着她。

安小朵叹息了一声,她揭开层层的纱幔,走了出去。

院子的红灯笼一盏盏自她的面前排开去,借着微弱的灯光,安小朵看到,这确实是一个古代的庭院,假山,小亭,飞檐,华壁。

这时,一个人挑着灯笼急匆匆的跑过来,走近一看是她,忙问,“少福晋,您有事吩咐奴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