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丁丁读报

对于那三位元老,唐辰没有太多想法。

一来,在一个锐意进取的团队中,平庸和暮气是最大的障碍,他不可能对他们重用,除非他们做出了改变;二来,不管是出于内心的抉择,还是为了电视台的未来,他都不能一点情分都不讲,便把他们彻底打入冷宫。

唐辰心里很清楚,过于讲人情固然容易被人所欺,一点人情都不讲同样走不长远。

至于那几个“新生代”,倒是有两个人他比较看好,觉得有一定的培养价值。

其中一个叫胡才华,今年二十三岁。这个人在节目策划和编导方面的底子扎实,而且有很多颇具开创性的想法,同时性子也非常温婉老实,估计只要略施手段就能收心,因此很得唐辰喜欢。

也许在其他单位,领导层不会对这样的人有多重视,因为温婉老实的人大多领导和管理能力很渣,即使专业能力再好也难当大任,不要说把他提拔成单位高层,就是给他个中层甚至基层领导岗位都有可能玩不转。

这种思想,其实是典型的官本位思想。

在唐辰看来,华国最大的毛病就是这点:不管你是做什么的,只要你做得好,做出了名堂,就提拔你当领导,让你去做行政,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单位对你的重视和褒奖。

于是,杰出的科学家成了官员,成名的作家成了官员,优秀的老师成了官员,技术精湛的医生同样成了官员……当这些官员长期脱离一线,而沉浸于勾心斗角的官场,他们赖以升官的专业素养自然而然会出现退化,其自身也慢慢从官员变成了官僚。

最终的结果就是,华国的专业性人才始终比不上其他大国,因为华国的专业人才都去当官了。

唐辰自认为能力有限,无力改变这种已经绵亘了数千年的精神顽疾,他能做的只是在电视台内部做一点小小的改变——只要你专业才能出众、对电视台贡献大,即使你没有任何职务,在台里的地位和待遇也不见得比那些主任、副台长差。

胡才华,就是唐辰准备重点培养的专业性人才。

另一名员工叫丁鹏飞,今年已经二十七岁。据齐芳介绍,丁鹏飞处事比较圆滑,但人倒是不坏,而且嘴皮子相当利索,在台里人缘不错。唐辰准备让他担纲新闻读报节目的主持,而这个新闻读报节目,就叫《丁丁读报》。

唐辰看重的,不仅仅是他的嘴皮子,还有年龄。二十七岁的年纪有一定阅历,放在中老年当道的新闻读报界又显得很有锐气,在评论上更容易接地气,用来主持《丁丁读报》可以说恰到好处。

确定了节目类型、大致风格以及主持人选,《丁丁读报》这个节目框架的就搭好了,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是——找钱。

虽然脱口秀节目的制作成本很低,《丁丁读报》更是几乎没有什么额外成本,但海州电视台的财务状况实在堪忧,即使这两个节目不需要任何投入,电视台也支撑不了多久。

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账,等员工的工资和奖金一结清,电视台就可能无力维持。

唐辰对齐芳说大不了卖房卖车,这其实只是一句为了表决心的话。

实际上,房子、车子并不是那么好卖的,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买家,不比给电视台找一名优秀的脱口秀主持人来得简单,而狠下心来把自家的房子、车子当白菜价处理给那些专门囤积的炒家,他又很不甘心。

尤其在有很多人欠自己钱的情况下。

凭什么欠钱的住豪宅开豪车,自己却要卖房卖车?

抱着这种心思,唐辰当即安排了几个人去向那些欠款的客户要帐。

他不指望所有款项都能要回来,几百万的欠款只要能要回来十分之一,就够电视台继续运营一个多月了。而有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相信自己筹划的节目已经收视稳定,并且有一定进项。

只要新节目稳定,他就可以大展身手,把前世更多精彩的节目,包括那些热播电视剧都搬到这个世界。

然而,想归想,做归做!

他派去要帐的人回来告诉他,那些客户根本不愿意掏一毛钱,不是打哈哈顾左右而言他,就是借口自己资金紧张无力付款,还有几个也不知道是不是专门给门卫交代过,连大门都不给海州电视台的人进,直接把他们挡在了外面。

唐辰有些不信:“你没有告诉他们,我们不需要他们全部付清,只需要先支付一部分,而且可以赠送等值的广告时间吗?”

“小唐总,我已经好话说尽了,不管是摆事实讲道理,还是把台里的优惠都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就是不愿意给钱。而且,而且……”

这名员工叫关志杰,原本是一名广告业务人员,之前被刘峰打压到幕后制作团队里面打杂,唐辰见他头脑灵活、能说会道,便调过来暂时负责讨债以及为他跑腿,现在名头上挂的是“台长助理”、“广告中心副主任”。

关志杰原本对电视台没多少归属感,最近正和其他同事一样忙着想办法跳槽。唐辰对他工作的调整,倒令他有些心动,一时半会不再想着离开海州电视台。

此刻的他,眼中满是不忿,欲言又止。

唐辰不负所望,问道:“而且什么?”

“而且还有人说,‘你们电视台都要倒闭了,还想要钱,当我是傻B啊!你说得倒是好听,送多少多少时间,我把广告款打给你们,回头你们一跑路,我找谁去?就是去你们电视台搬几台机器,也尽是些破烂,对我们根本没用!’”关志杰把话里的高傲和鄙视模仿得惟妙惟肖。

一听这话,唐辰的怒火腾地起来了,却不得不勉强按住:“这话是谁说的?”

他派人去找的,都是那些欠了广告款的厂商,现在这些厂商显然是把他们本来就应该偿付的费用撇在一边,然后把海州电视台赠送的广告时间当成了向他们推销的新业务。

这种明明欠了别人钱,却硬生生说成怕别人欠他们钱的行径,真的是颠倒黑白,连脸面都不要了!

还想到电视台搬设备?他就呵呵了。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