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初露端倪的“禁书”(二)

果不其然,听筒里传来了秦风的爆破音:“格老子啥子玩意啊!让老子费了那么大劲儿,结果破解出一破书稿。你这混蛋还说得像里面藏有惊天动地大秘密似儿的!害得我化了一个晚上的功夫。”

听秦风电话里这么说,项庄也感到很沮丧。但他还是请秦风把解密出来的书稿先发到他的邮箱里,优盘明天他抽时间过去拿。

项庄自己洗漱完毕已快十二点了。打开电脑就看到了秦风发来的邮件:项庄,破解开的东西我已打包成附件。盘上还有一部分东西我也暂时无法打开。

点开附件一看,果然是一部书稿。书稿可能有五十多万字的样子,标题叫《迷城猜想》。作者名字叫邓天翔。

项庄大致浏览了一下书稿的内容,好像说的是考古方面的事情,里面还夹杂了许多照片之类的东西。

就这东西值得李玉刚费尽心思去隐藏它啊?项庄摇了摇头,陷入了深思。

时间长了两条疾步如飞的快腿,眨眼间就快到元旦节了。

一个星期前,项庄又和林馨馨见了一次面。用林馨馨的话来说,一回生二回熟。他们已经算是老熟人了。

老熟人见面自然就免了许多客套。林馨馨接过项庄递过来的优盘,仔细地把装好优盘。

然后,林馨馨就直截了当的告诉项庄,她是李玉刚的女朋友。她可以直接代表李玉刚。

“项哥,这个优盘里面装的东西对李玉刚来说非常重要,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他的身家性命。他能把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你,说明他相信你的人品。”

听到这里,项庄不禁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脏话“丢你老母嗨!无非是又让我当了一次****而已。”

林馨馨接着说到道“上次我去探视时,李玉刚让我问下你,想不想换一个位子?”

项庄不知道林馨馨这话什么意思,疑惑的盯着林馨馨看了半天。

“呃,你看我多不会说话。李玉刚的意思是那个古玉琮的事让你受了太大的委屈,经济上还受了不少损失。这次优盘的事儿又让你冒了风险。他说估计你在政研室也不会过得很开心,不行的话咱找秘书长做做工作?”

项庄听到这儿不禁火上心头,他毫不不客气地打断林馨馨的话头:“林馨馨,你开什么玩笑?给秘书长说说换个位子?像我现在这种情况,还好意思找人家秘书长说这事?”

项庄说的不是没道理。就是没出这档子事儿之前,为了个人提拔进步的事儿,一些好友、同事包括自己的老婆余雨甘,也都在不同的场合多次提醒项庄,要去秘书长那儿走动走动。耳朵边听烦了这么多人的劝说,有一天,项庄下了很大的决心,提着三百克虫草、封了十万元红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秘书长在番禺的家里。

结果是,虫草、红包等礼物被原封打回,还让秘书长大人教育了一番大道理。

自此以后,项庄发誓自己再也不做这等丢人现眼之事了。就安安心心当一辈子的调研员算了。

林馨馨好像知道项庄心里在想些什么,还是轻言细语地笑着说道:“项哥,你放心吧。李玉刚和秘书长关系不错的,只要你愿意,这个忙他肯定帮得了。”

在林馨馨的劝说和安排下,项庄硬着头皮,半信半疑地再一次来到了秘书长在番禺的家。

项庄前不久来过一次,这回就没有上次找的那么狼狈了。这个小区超大,穿过小区前面一大片高层住宅区,一直往里面走。

越过假山,跨过小桥,再穿过一大片桃树林。

等到你以为快走到了世界的尽头时,却突然发现,这个小区的后面还藏着掖着这么一片世外桃源——十几座独栋别墅,零零散散地坐落在大片高低起伏的绿茵山岗之中。

秘书长家住七号别墅。

家里阿姨好象还认识项庄,隔着猫眼看了半天,很不情愿地给项庄开了院门,然后扭身就走了。

项庄顿了顿神,自个儿穿过前院小径,径直来到客厅门前。

客厅的门虚掩着,项庄还是用一个指头轻轻地敲了三下。

秘书长好像刚冲完凉,头发还没完全干头透,拖鞋上也还挂着水珠。

“秘书长好!”项庄小心翼翼地把带来的东西放在沙发背后,半边屁股轻轻地座在沙发上。

秘书长没有搭项庄的话,只是自顾自个儿在那儿,一手用心地把玩儿着一只精致的玉器挂件,另一只手则不停地一盅接一种盅的喝着功夫茶。弄得项庄一身的不自在。

滋溜,滋溜,这有滋有味的叹茶声,起码响了有足足五分钟。

秘书长这才开口说:“小项啊,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呀?上次我不是已经给你说过了嘛,我们不搞那些庸俗的东西,你还年轻嘛,要把精力多放在工作上,只要好好工作,组织上都看在眼里,好干部都不会埋没的。”

项庄毕恭毕敬地坐在那里,洗耳恭听秘书长的训话。

突然,项庄吓了一跳,秘书长的声调一下子高了八度:“嗯!尤其是出来李玉刚案子后,你一定要端正态度,哪里跌倒哪里爬起吗!是不是?”

项庄忙不迭地蠕蠕“是,是,是。”

心想,下一步又该提着东西扫地出门了。

就在这个时侯,茶几上那个座机电话响起了铃声。

秘书长皱着眉头拿起话筒“喂!哦,是你啊!”

项庄偷偷瞄了一眼,明显感到秘书长挺了挺脊梁,眉头也打开了,肥厚的右手还在本已滑溜的后背头上向后划拉了几把。

秘书长的这个电话打有了足有十几分钟。

在这十几分钟里,项庄走也不是,座也不是,座宁不安间。

项庄悄悄观察到,秘书长的表情由惊讶,而困惑,而后为难,在后面好像还长出来了口气。

但他的回话,始终都是一个字儿一个字儿蹦出来的:哦,嗯,行。

打完电话后,秘书长好像才刚刚发现项庄坐在旁边似的:“小项,你怎么不喝水呀!”

项庄双手颤抖着接过秘书长递过来的茶杯。

慌忙间,茶水还差点溅到秘书长的手上。

喝了口茶,项庄稍稍稳了点心神,起身给秘书长茶壶里加满沸水。

接着,秘书长又不痛不痒地问了几句工作上的事,然后说道“小项,以后来不准再带这些东西了!”

一听秘书长这话,项庄知道自己该撤退了。

他赶忙站起身来说说道:“也没什么东西,那都是些老家带来的土特产,给您尝尝鲜。不好意思,秘书长,打扰您了!”

这次秘书长破例送项庄到了院子门口。

突然,秘书长问项庄:“你觉得《南方》杂志社怎么样?”

项庄一楞,瞬时回不过神来,结结巴巴回地说道:“我,我没什么意见,一,一切听秘书长安排。”

直到小区停车场,项庄一路都在思考着秘书长刚才在别墅门口讲的那句话。

就连开车回家的路上项庄还在想,到家了他还是没有想明白。

再怎么想不明白,但项庄有一点是明白无疑的,那就是林馨馨兑现了李玉刚的许诺。

项庄判断刚才那个电话肯定是林馨馨打来的。

而且,从秘书长接电话的表情上来看,他和林馨馨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看来那个优盘对李玉刚,甚至秘书长来说的确都十分重要,要不然事情不会这么峰回路转。

项庄觉得,有必要再好好研究研究秦风破译出来的那部分书稿啦。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