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湖畔少女

清晨,六点。

季望舒准时起床洗漱,拎着一本没看完的《史记》出门,路过巴布亚的床位时问:“老巴,要不要我带早餐回来?”

黑哥们儿眼睛都没睁开,迷糊地应道:“我要吃煎饺,钱包在桌子上,你自己拿。”

季望舒没有去动钱包,直接推门而出,下楼之后就开始跑步。一路小跑到未名湖畔,围湖又跑了两圈,稍微出了些汗,才终于停下来。

他以前是高中橄榄球校队边卫,早就养成了晨跑的习惯,几天不跑就浑身不自在。

未名湖是北大景色最美的所在,而且离中文系比较近,这里就成了季望舒每天必到之地。除了可以晨跑锻炼外,在湖边安安静静地看书,也是人生一大享受。

早在清朝时,未名湖属于淑春园的一部分,乃是皇家之物,后来乾隆皇帝将园子赐给宠臣和珅。和珅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贪官,根本不差钱。在得到淑春园后,和珅就大肆营建改造,一共建造了64座楼台、357间游廊亭阁,更有屋宇上千,极尽奢侈之能事。

到了近现代,淑春园的许多楼阁都被损毁或拆除,但仍保留了大量古建筑。未名湖畔更是风光秀丽,苍翠古树掩映,柳枝在湖面倒影生姿,处处充满了诗情画意。

季望舒随便找了条长椅坐下,翻开《史记》就读起来。

不止他一人爱运动、爱读书,这大清早的,未名湖畔随处可见晨练和晨读的学生。甚至还有老教授骑着自行车遛弯,或是情侣手拉手散步,让校园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季望舒今天正读到《孝文本纪》,身边突然传来个轻柔的女声:“同学你好,我可以坐这里吗?”

季望舒抬头一看,却是个瓜子脸少女站在他面前。这少女身材娇小玲珑,穿着条蓝格子连衣裙,一头清爽短发。她只俏生生立在那里,就让炎热的夏天凉爽了许多,端的是个小美人。

“请便。”季望舒点头笑道。

“谢谢,”少女撩了下裙摆,在季望舒身边坐下,说道,“未名湖这边早上人真多,石凳、长椅上都坐满了学生。”

季望舒附和道:“是啊,中国的学生很勤奋。”

少女扫了眼季望舒手上的《史记》,问道:“你历史系的?”

“中文系,”季望舒道,“你呢?”

“我哲学系,”少女嫣然笑道,“不过都一样,大家都是人文学部的同学。”

季望舒觑了一眼,发现少女手里拿着本笛卡尔的《方法论》。这书他没读过,但却听说过笛卡尔此人,更知道笛卡尔的名言“我思故我在”。

两人没有再说话,各自安静地看书。

直到快八点钟,季望舒才站起来说:“我走了。”

少女抬头挥手道:“明天见!”

“明天见。”季望舒笑着回了一句,悠闲地散步前往食堂吃饭。

今天上午没课,季望舒吃了几个包子,便带着煎饺回宿舍继续看书。

巴布亚闻到煎饺的香味,才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连牙都不刷就开始狼吞虎咽,一边吃一边说:“艾伦,你也太无聊了,整天看书不觉得闷吗?”

“读史使人明志,”季望舒应道,“看史书很有意思的。”

“怪人一个,”巴布亚忍不住吐槽,说着又取来一只非洲手鼓,得意地炫耀道,“嘿,艾伦,我教你打手鼓如何?以后我们可以一起表演。”

季望舒从小就被父母逼着学乐器,钢琴、小提琴和萨克斯他都会玩,甚至还在国际钢琴比赛拿过奖。他好奇地看着那只造型奇特的手鼓,问道:“非洲带来的?”

“当然,”巴布亚兴致勃勃地介绍,“这鼓是我找人特制的,鼓腔用的是奥古曼,蒙皮是非洲白犀牛皮,音色特别棒。”

奥古曼是非洲的一种树木,又名非洲桃花心、红胡桃,外号非洲树王。而非洲白犀牛更是濒危物种,30年前还有几万头,现在全世界只剩下几只了,而且雄性白犀牛已经死绝种,用不了多久白犀牛就会彻底消失在地球上。

巴布亚的这只手鼓,绝对属于稀罕物,价值至少几十万。

季望舒从小生活在美国,深受动物保护主义的影响,他责备道:“你这是在犯罪!”

“什么犯罪?”巴布亚有些懵逼,这黑哥们儿完全没有环保意识。

“你在谋杀一个物种!”季望舒颇为生气地说。

巴布亚翻翻白眼,摊手道:“我这白犀牛皮,是从一个偷猎者手里买的。他们想要的是犀牛角,犀牛皮拿来也是扔掉,我只不过废物利用而已。”

季望舒争辩道:“那你也是帮凶,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好吧,好吧,我承认错了。”巴布亚不耐烦地收起手鼓,他生怕季望舒还会说出什么义正言辞的话来。

宿舍里气氛有些尴尬,正在这时,季望舒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电话是班导师谭宗明打来的。

谭宗明说道:“艾伦,中国学生的军训已经结束了,迎新晚会下周就要举行。你要唱什么歌,现在就把曲目报上来,接下来几天可能还要彩排。”

“我还没想好,下午再给你答复吧。”季望舒说。

“也行,”谭宗明笑着鼓励道,“这次可要好好表现哦,争取在中文系的晚会上大放异彩,为我们留学生班增光。”

季望舒道:“我会尽力的。”

挂掉电话,季望舒有些头疼了,因为实在不知该唱什么歌好。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不想随随便便糊弄一首,虽然这只是场小演出。

季望舒问黑哥们儿:“老巴,你准备表演什么?”

巴布亚笑道:“我跟埃里克斯他们商量好了,表演一场带有非洲特色的街舞。用非洲手鼓伴奏,融合非洲原始舞蹈和街舞元素,绝对能够取得轰动!”

“不错的想法。”季望舒点头表示赞赏,同时也更加头疼,他自己该唱什么歌才好?

猛然间,来自另一个时空的记忆,从他脑海中飞速闪过,各种优秀中文歌曲层出不穷。

有了!

季望舒眼睛一亮,突然发现首非常符合自己身份的中文歌曲。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