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算账

挨女人虐,自尊扫的一逼,这宰鸡屠狗般的行为和眼神,更是把我彻底激怒了起来,我内心的魔鬼,陡然爆发。

妈的,有钱了不起?老子穷就得挨你欺负?

抢过车锁蹭地站起来,我血红着双眼,车锁举了起来。

美女一如既往嚣张,昂着脑袋笑虐道:“怎么滴?还想对我动手吗?砸,尽管砸,往我脑袋砸,你不敢就是野种。”

“你说谁野种?”

“就说你。”

我是没爹娘疼,我最恨别人拿这个说事,最恨揭人的短。

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我挥着车锁,哗啦一声把野马的车窗砸破,随后砸车顶,乱砸一通。

砸她不起,我还不能砸车?

也不知道把车锁挥舞了多久,突然,我的脑袋一疼,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我真笨啊,只顾着砸车,没防备着美女跟我玩背后偷袭。

醒过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单人病房,就我一个人。

脑袋好晕,我下意识摸了摸,脑顶被包扎起来,背部和肩头似乎一样,不过不痛,冰凉冰凉的,显然是被上了药。

我定了定神坐起来,恰巧这时病房门从外面被打开。

一眼望过去,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把我搞进医院的美女车主,她脸上已经没有了凶狠劲,有的是目中无人唯我独尊的骄傲,以及几分的冷艳。

她蹭蹭走到我面前道:“醒了好啊,我们来算算账。我砍了你、砸了你的脑袋,医药费我负责。你砸了我的车,修车钱你负责。另外还有赛车的钱,你也要负责。”

我一愣,想了好几秒才道:“赛车的钱?什么赛车的钱?”

“你赢了我对吗?还是用我的车。”美女翻着白眼,用鼻子发出咬牙切齿的一个哼声,彰显着内心的深深不忿。事实上这对她来说真的是很憋屈,被自己的车干掉了自己,甚至都是冤屈了,“那场赛车的赌注是二十万,如果不是你,赢的是我,所以我输的钱你负责。”

“凭什么啊?”

“我管你凭什么?跟我没关系。”美女从包包里掏出一张维修清单,狠狠的甩给我道,“修车已经估过价,还是你老板估的价,修回来要十六万,你总共欠我三十六万。”

“我去……”

“说啥?”美女的眼神变凶恶起来,要是手里有刀,就她这架势,估计还得砍,“你竟敢对我骂脏话?”

“不是。”我连忙分辨道,“口头禅而已。我说我已经挨了砍住进医院,算是付出了惨重代价,你还和我算那样的账,应该吗?你那么多豪车,有钱人,你不缺那点钱,没必要为难我。”

美女暴怒,煞气腾腾的声音道:“我为难你?你白痴了吗?如果我还想为难你,当时不会给你打救护,让你失血死。”

“你砸的我,救我不是你应该做的吗?”

“按你意思,你砸我的车,我还站一旁拍手给你加油?你白痴还是我白痴?懒得跟你废话,就一句,你赔不赔?”

“你把我弄成这样你不用赔?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不需要?”我穷人一个,即便再有被砍的风险,我都必须据理力争,“你那赛车的什么二十万赌注,我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即便有也是你技不如人,跟我没关系,所以这钱我不赔,我只负责修车钱。”

“你出阴招,胜之不武,赛车界都在耻笑你不知道?”

耻笑算什么?我一路走来被抛弃都已经好几次,我会介意耻笑?我不介意:“我出得起收得回来是技术,除了比车的性能,不还比技术吗?我没违反规则好不好?”

“行,我们再比一次。”

“对不起,那是后面的事,现在谈的是眼下的事。”

“你……”美女气啊,呼吸混乱,胸口此起彼伏,奇怪她却忽然压了回去,冷静了下来,“算我倒霉,你给我十六万,我们从此不拖不欠。”

“我现在命有一条,钱没有,你给我点时间,我肯定会还你。”

“我为什么要信你?我跟你很熟吗?”

我翻自己的口袋,拿出钱包,取出身份证丢过去:“你拿着这个。”

砰一声,门被关闭,但很快又重新打开,美女走回头,丢给我一张黑底金字的名片。

巨人投资集团,凌诗诗。

我看着名片,想着刚发生的事,可以说欲哭无泪!

忽然,病房门又再次被从外面打开,进来的是毛军。他一脸忏悔走到我跟前,突然很用力抽自己的脸,啪一声:“对不起,哥们,我真不该去赌钱。如果不是因为我赌钱,你不会开那辆野马出去,那样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一连串坏事。是我错,是我对不起你。”

我生他气吗?生,毕竟事情真是因他而起。但我想打他吗?不。

我身体不舒服,脑袋晕,债务问题更是让我整个人都毫无力气:“道歉就免了吧,来根烟。”

我的反应明显让毛军无所适从,他愣住没行动,我复述了一遍他才忐忑着给我香烟,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一旁:“刚刚那个女人怎么说?”

我抽着香烟道:“赔偿十六万修车钱。”

“这价格过分了,你没还价吗?”

“我确实砸了车。”

“她还砍了你呢!”

“事情比较复杂,我不想多说,这十六万赔得合理。”

“你就是太老实。”

“对啊,如果我像你一样奸恶,我现在是躺在宿舍自己的床上,不是医院的床上。”

毛军语塞了好一阵才道:“钱我会想办法还上,你好好休息,我……”

我打断道:“你拉倒吧,你再去赌?你不用管,好好上你的班,别再赌钱。”

“已经没班可上,那女人把趴子叫来医院说明了情况,趴子说这些事说跟他没关系,让我们自己搞,还限定我们下班前收拾好东西滚出宿舍。维修单就是他出的,我看过,一点折扣都不给,还往死里坑,真他妈没人性。哎,不说了,我先出去给你买吃的,然后找房子收拾东西搬过去。你……有钱不?”

我摸摸口袋,有三百多块,全部丢过去。

毛军拿着钱走了以后,我一项项看维修单,确实很没人性,趴子如果让一让利润,九万块能搞定。

他妈的出这事是自己和毛军的责任没错,但这是落井下石的理由?

我抓起手机给趴子打过去,虽然明知道能谈下来的机会有点儿渺茫,但我不甘心啊!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