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阿齐

听见吕次国的声音,立马对着吕次国说道:

“先生,有一位洋纱厂的吴老板约了您今天下午三点半见面,地点定在恒天大酒店二楼零五室,您昨天让我今天提醒您不要忘记了。”

说句实话,吕次国每天要忙无数的事情,像这种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要去见什么人的事情,吕次国当真是难以记得。此刻听到所说的话,吕次国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档子事儿,是昨天定好的时间和地点,当时担心自己会忘记了,就让帮忙记得,事实证明,自己所欲想的是正确的,果然帮了自己一个忙。

吕次国点了点头,有些恍然的说道:

“难怪我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事情,觉得今天好像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我知道了,你回头告诉司机一声,让他中午就在这里吃午饭,下午三点出发。”

应了一声“是,先生”,随即歇了一会儿,却发现吕次国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竟然坐在座位上一声不吭,根本就没有打算跟自己说什么,忍不住开口试探着询问道:

“先生?不知道您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心里很清楚,从刚才吕次国的反应来看,他把自己叫过来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问自己今天是否有什么日程安排的,毕竟吕次国已经把那件事情忘记了,既然他忘记了,怎么可能还记得有事呢?他定然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处理。出于对吕次国的熟悉和了解,还是大着胆子主动发问了。

吕次国心里凌乱如麻,虽然把叫过来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吩咐,但是真正把叫过来之后,却又忘了先前的初衷,只顾着思考自己的问题了。此刻被一问之下,吕次国才反应了过来。发现自己今天有些精神状态不佳,这一惊非同小可,吕次国怎么都没有想到,先前的那两个矛盾的任务,竟然可以挑战到自己的心理防线,这可是一个极其不好的预兆。吕次国在心中严厉的告诫自己,一定要稳住心神,绝对不能自乱阵脚,这一切才刚刚开始,更加艰巨的局面还在后头等着自己,如果自己在一开始就倒下了,那就太辜负组织对自己的信任了。

吕次国赶紧以最快速度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和状态,之后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向了问完话之后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候回复的,开口说道:

“我叫你来,也没什么大事情,等会儿你先去帮我拿份最新的报纸送过来,然后帮我把这份材料拿给业务部的小孔,告诉他,他提交的材料中有些信息严重缺失,让他马上补充,今天下午三点前务必亲自送到我办公室里来。去吧。”

从吕次国手中接过那一沓材料,估摸了一下材料的厚度,心中颇有些幸灾乐祸。他们之间的关系相处得其实不错,所以的幸灾乐祸,纯粹只是一种朋友之间善意的玩笑罢了。只是觉得,这么一大摞材料,吕次国又不告诉小孔到底是哪里有问题,让小孔要全部检查一遍,查漏补缺,然后在今天下午三点前送过来,看来小孔这几个小时里算是有的忙了,说不定连午饭都没时间吃了。也不知道这个小孔为何如此不小心,竟然可以将部分重要信息丢失,这些材料显然是小孔自己负责的,不是他手下负责的,小孔办事一向稳重,这一次竟然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可谓老马失前蹄了。

双手接过材料之后,又在那里站了几秒钟。吕次国看见他的动作,就知道他还在等着听自己是否还有其他的吩咐,于是朝着他摆了摆手,说道: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其他事了。记得帮我通知司机一声就行。你先去吧。”

听到这句话,这才站直了身子,双手背到背后,对着吕次国微微一鞠躬,口中道了一声:

“是。”

话音未落,早已经一个转身,朝着办公室外走去了。整个过程都是经过无数次训练和实践,熟得不能再熟的机械式行动,根本不需要通过大脑的思考。

吕次国刚刚准备重新坐下来,再接着看其他的提交材料,但是当吕次国低头的时候,却于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的空水杯。吕次国的动作顿了一顿,随即离开座位,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才重新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喝了一口白开水。就在这口白开水进入吕次国的口腔之中的时候,他突然间想起了,从早上见到胡德廷到现在,吕次国都不曾去碰触过那个热水壶。换而言之,就是胡德廷专门来这里见自己,可自己竟然忘记了帮老师倒上一杯水。吕次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总是如此大失水准,记得递烟,却忘了倒水,记得叫人,却忘了说事,这种细微之处的错误不断,自己分明就是状态极其不佳。看来,自己的心绪当真是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所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造成什么重大失误,至少胡德廷可能当时也并不口渴,所以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都不曾在意。

吕次国又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让自己好好地冷静一下,平复自己那种莫名的烦躁和慌乱。吕次国是胡德廷一手培养出来的,国民党特务机关中数一数二的优秀特工,又是长期奋战在隐蔽战线第一线的红色特工,他的心理素质之强悍,绝非常人所能比拟。虽然吕次国今天状态不佳,心理受到了影响,但是在吕次国的自我调整下,总算是暂时间恢复了。

就在吕次国放下水杯,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准备接着看剩下的材料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又一次响了起来,依然那样的有节奏,不疾不徐。

吕次国心里清楚,这一定是按照自己的吩咐,给自己送最新的报纸过来了。照旧地喊了一声“进来”,手上未停,已然将原先被放置在桌子一角的一份报表拿了起来。

这一次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事情,他只是按照吕次国所说的,带来这份上海报纸,进来的时候,吕次国正用自己的左手手指有意无意的敲着桌子的一块空地方。清楚吕次国的暗示,立马踏前一步,将报纸平铺在了那块空地方上,然后汇报道:

“先生,材料已经给了小孔,也已经告诉了司机下午三点出发,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告退了。”

吕次国从鼻腔里“嗯”了一声,微微点了一下头,便再一次退出了办公室,随手将房门从外面关了上去。

那份报表内容并不多,只不过是一份关于上一单生意的一些数据总结,吕次国不消多长时间就已经阅览完毕,而且确定了其中没有什么问题。放下手中的报表,吕次国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平铺在桌子上的一摞上海各色报纸上。

吕次国按照以往的习惯,先从那一沓报纸之中,翻出了一张非常冷门的英文小报,在那块很是不起眼的角落里扫了一眼。吕次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轻松的神色。那上面没有吕次国需要掌握的信息,也就是说,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看过之后,吕次国非常仔细地又将这张报纸放回了原来的地方,上一张报纸和下一张报纸,都同拿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刚才翻找的时候,吕次国早已经将这张小报所在的位置默默地记在心里了。

办完了这件事情,吕次国便将自己的目光投射在了放在最顶层的那张报纸上。这张报纸绝对是所有上海报纸当中最有分量的报纸,不是其他,就是上海《申报》。吕次国平日里对于很多国家大事的了解都来源于《申报》,他的身份和工作都让他必须对国家大事保持相当的敏感度和知情度。

只是让吕次国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翻开《申报》的时候,首先吸引他的眼球的并非那字体硕大的头版头条,而是在首版页面中的一个角落里占据着不大不小的一块地方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医药世家杨家今日举家归国杨家少爷学业有成》。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