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拔萝卜

正在闭眼修炼的唐岩,听到女孩的抱怨,瞬间想到了她的身份——陆筱筱,也就是他负责贴身保护的陆家大小姐。

从她的话语听来,她似乎并不待见唐岩这个新来的保镖。

所以才千里迢迢的从国外赶回来,想要用手段让他主动辞职。

唐岩对此并不在意,他决定的事,从来不会改变,不管这位大小姐使出什么手段,他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师门试炼。

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陆筱筱不回自己房间睡觉,跑到他卧室里来干什么?

难道这也是这位大小姐,赶走他的计划中的一环?

可由于唐岩此时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虽然能感觉到外界发生了什么,但却不能开口说话,否则就会泄了真元,浪费今夜的苦修。

于是他只能任由陆筱筱脱掉衣服,爬上了他的床……

可即便察觉到床上有人,陆筱筱并未惊慌,反倒是哈欠连天的扯开被子,与他睡在了一起,嘿嘿笑道:“秦姐,我又来找你睡了,不过你放心,今天我累了,不会再乱摸你了,只要抱着你睡觉就好。”

话音落下,陆筱筱半边身子就压到了唐岩身上,将他抱了起来,嘴里还嘟囔道:“秦姐,你胸怎么小了?要不要我明天帮你揉揉,我在欧洲……”

陆筱筱显然是困极了,话还没说完,就趴在唐岩身上睡着了。

小脸蛋贴在了他的胸膛,她带着清香的柔嫩娇躯,与他只隔着薄薄的一层衣料。

淡淡的处子幽香,不断顺着唐岩的呼吸,进入他的鼻腔之中,让他呼吸都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如同棉花一般柔软,又娇嫩无比的肌肤,在陆筱筱无意识的动作下,在唐岩光着的身上撩来拨去,让他不禁生出了最原始的冲动。

可是由于他还在修炼龙炎诀,胡乱动弹的话容易走火入魔,所以也只能任由陆筱筱不规矩的小手,在他身上乱摸……

一夜过去,唐岩终于将龙炎诀修炼到第四层中阶,他看着还在熟睡的陆筱筱,心里冷哼一声。

这丫头撩拨了他一夜,亏的他心智坚韧这才没有意乱情迷,反倒还借着这种‘磨练’,让他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唐岩收敛真元,正准备用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手段,将摸了他一夜的陆筱筱,好好教训一顿的时候。

这个小丫头却是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竟是好死不死的抓住了他的要害,嘴里还嘟囔道:“拔……拔萝卜,诶,这个萝卜怎么这么烫……”

“嘶……”

饶是唐岩修炼了一身铜皮铁骨,但还从未遭遇过这种袭击,他顿时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如同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只是愣愣的看着正在他身上‘拔萝卜’的陆筱筱,不知该如何应对。

而随着手中的‘萝卜’的温度升高,也变得越来越大,睡梦中的陆筱筱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慢慢睁开了她可爱的大眼睛。

在发现她正‘坦荡’的睡在,一个光着身子的陌生男人身上,而且还将他的宝贝当做‘萝卜’抓在手上的时候,陆筱筱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可不到一秒钟,她猛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唐岩一眼,又赶忙闭上眼睛。

反复了三次后,她才终于相信这不是在做梦,于是便带着惊恐大喊道:“啊!抓流氓……唔!”

唐岩眼疾手快的捂住了陆筱筱单薄的小嘴,连忙向她解释道:“我不是流氓,我是你的新保镖唐岩,昨天晚上是你主动爬到我床上来的……”

详细的将情况解释了一遍后,唐岩给了陆筱筱三分钟的思考时间,看着她像是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之后,这才松开了手。

可谁知陆筱筱竟是直接一个头锤,直接撞向了唐岩的额头,咬牙切齿的喊道:“我不管,我要杀了你!”

猝防不及的唐岩,直接被撞的脑袋发晕,再次躺回了床上。

处于悲愤之中的陆筱筱,竟是直接骑在了他的身上,双手一阵乱抓,似乎想用她的‘九阴白骨爪’,将唐岩撕成碎片。

不过,这种程度的伤害,对于唐岩来说,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反倒是只穿着T恤的陆筱筱,就这么大大咧咧的骑在他身上,还摇来晃去的,用她光滑的大腿夹着他的腰。

从未受到过这种香艳袭击的唐岩,一时间竟有些把持不住,想要推倒腰上的可爱女孩,与她翻云覆雨共赴巫山。

可悲愤欲绝的陆筱筱,不知道怎么突然清醒了过来。

在发现事实的确如唐岩所说,他们除了抱着睡了一晚上,并没有发生其他不可描述的事。

陆筱筱知道再闹下去也是于事无补,反倒会传出去被人说闲话。

她面无表情的从唐岩身上爬了下来,裹着床单,捡起她昨天丢在地上的衣服,去卫生间洗漱了一番。

好一会儿,她才从里面走了出来,冷着脸对着唐岩说道:“忘掉今天的事,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否则我告诉我爷爷,说你非礼我!”

陆筱筱的爷爷早年是洪门出身,有些黑色背景,发家后才重新洗白,但在黑白两道还是有的很强的威慑力。

任何了解他背景的人,在听到他名字的时,首先想起的不是他那张慈祥的笑脸。

而是流传在华海市黑道的恐怖传说——陆老爷子最喜欢将得罪他的人,浇灌成水泥墩,然后丢进公海里!

这种威胁,要是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华海市,与陆筱筱有过往来的土著,恐怕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磕头求饶了。

可在唐岩的印象中,陆筱筱的爷爷仅仅是个态度谦和有礼的慈祥老人。

所以陆筱筱杀气十足的警告,在唐岩听来倒像是小孩间打闹吃了亏,威胁对方要告诉家长似的。

这让唐岩觉得自己要保护的目标,有种莫名的可爱。

说完警告的话,陆筱筱心情复杂的提着门口的行李箱,回了自己的房间。

可没过多久,唐岩就在窗口看见,这个可爱的小丫头,竟然开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从车库里冲了出来!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