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民混都市

第7章 我要去大城市

黎明时分,陈猛就拎着个小旅行包出门。随身只带几件换洗衣服,那三千元原始资金和胡媚的贴身内衣,已经特意藏在旅行包中最不显眼、最安全的地方。藏这类贵重东西也是有讲究的,不能放在包的表面,更不能放在包的底部。那两个地方最容易被贼盯上,也是贼最容易下手的地方。

钱和内衣都放在包的正中心,外面还用其它的衣服包裹好几层,不仔细抖开是绝对发现不了的。别瞧不起陈猛这么小心谨慎,半年来他可是出门过多次,次次都犯过不同的错误。得到过惨痛的教训,才养成现在这么小心谨慎的举动。

想起胡媚嫂子,只是进城打了几年工的乡下丫头,就变得如此吸引人。那一直生活在城里的女人又该如何漂亮、新潮。想想就让陈猛心情激动难以平静,同时也有一些舍不得漂亮而又成熟丰腴的胡媚嫂子,胸前一对硬挺挺的饱满,下面黑黝黝的一片神秘地带,无一不让陈猛留恋。

大城市!我要去大城市!

啊!浔江我来啦!城市里的漂亮MM我来啦!

陈猛很低调的离开村子。这也是前几次张扬的出门,然后很快就灰溜溜回家所留下的后遗症。在农村出门打工没混个名堂回家很丢人,特别是三天两头出门又回家,更是大家嘲笑的对象。这次陈猛死活也不让妈妈送了,而且趁着黎明时分赶早走,不想引起乡亲们的注意。

路口老五那辆破农用车停在那里,只有他的一如既往的接送。每次陈猛出门回家都是老五接送到镇上坐班车。这次去浔江市距离只有一百公里,老五更是很大方的决定将陈猛直接送到浔江市。很够哥们!

“拿钱来!”破农用车‘哐堂哐堂’刚开出两里路,老五偷空向陈猛伸出右手说。

“什么钱?”陈猛一头雾水。

“车费呀!直接将你送到浔江市,路程一百公里,就算你二百元算了,加上昨晚从我那里骗去的五百元刚好七百。”老五理所当然的说,一点不脸红,毫无兄弟情分。还以为他好心给陈猛送行,原来特地起早在路口守着陈猛,是为了做陈猛的生意。奸商!

“不是到地方才付钱吗?昨晚的五百元说好用沙子抵。”陈猛对于老五的无情一点不奇怪,与他讨价还价起来。不收他的钱才让人奇怪。

……

一番唇枪舌剑后,两人约定车费加上沙子的折价。陈猛到地方后一起付350元给老五,说好到地方后付款,老五也没有意见。以前每次送陈猛去镇上,陈猛一直很守信誉,到后从没有拖欠车费的记录。

谈完钱,驾驶室里面重新变得和谐热烈起来。讨论起男人间永恒的主题“女人”。失去陈猛这个强劲的对手,老五很开心,以后在村子里与漂亮嫂子打情骂俏的就只有他一人。可享受的机会提高90%以上,本来那些机会都是陈猛的。他与陈猛不是一个级别。以前只有10%剩余的丑嫂子搭理他。

七点钟不到,车子已经驶进浔江市外围,经过前面的跨江大桥就进入市区。忽然老五的车越开越慢,最后靠在路边停下。一脸紧张的望着车窗前面,对陈猛说;“陈猛!快给钱!”

向前五十米就是大桥的收费站,在收费站这边五六米的路边听着一辆警车。

“还没到呢!”陈猛稳坐不动,坐上车后陈猛就没打算过出钱。以前出门时对老五大方,那是因为以前的路费都是爸爸给的,陈猛不心痛。这次可是自己一担一担挑出来的三千块,陈猛哪能随便乱花,还准备靠这三千块干番事业呢。老五主动提出将他送到浔江市,陈猛落得再节约几十块路费。老五注定是精明过头,这次赔个精光……

“看到没有,前面有交警。我的车不能过去,会被罚款。好兄弟!帮下忙,你就在这里给钱下车吧!我领你的情。”老五急切地说,额头已经有汗珠在冒出。起这么早送陈猛也是计划周详,算计着在交警没上班之前送到。不想人算不如天算,还没进入市区就遇上交警的巡逻车。这要是被抓住可就够呛,他的破车已经几年没年检了,要补交很多钱还要罚款,把车卖了也交不清。

“这怎么行,你把我丢在这里我怎么过去,光大桥就有七八里。”陈猛正好借机赖帐,怎能如老五的心意。

“我……少算你五十,你打车过去!”老五一阵肉痛,咬牙说。见五十元化水就像被挖去了心头肉。

“好吧!我就委屈一次,打车走。”陈猛很不情愿的抓起旅行包钻出驾驶室,关上车门就走。

“钱!钱!我的钱,你给我钱!”老五见陈猛居然忘记给钱,连忙拉开他那边车门对着陈猛的背影大叫。

大叫后发现前面巡逻车上有人在往这边张望,吓得赶紧缩回身子将车门掩上,两面夹攻已经是急得不行。

“老五!钱我哪天回家时还你!”陈猛向后潇洒地挥手大喊,看到老五吃糗,心中乐开了花。哈哈!看吝啬鬼掉钱,真是一种享受……

“喂!陈猛这样不行,没钱加油我车子回不去……”老五压低声音作最后努力。

“你快走吧!交警过来了!”陈猛大声叫唤,这时他已经走到两车之间,声音大很容易引起巡逻车上交警的注意。

这一招果然将老五吓得不轻,不敢再追着陈猛要钱。发动破车快速转弯,向来路逃之夭夭……

清晨路上行人很少,稀落的大货车从身边飞驰而过。陈猛拎着包在路边的公交站台上等了两分钟,前后一个人没有,公交车更是连影子都看不到。也不知道多久才有趟公交经过。有些不耐,陈猛准备找路人打听一下。

前面路边警车里有人,陈猛选择的对象就是可爱的警察叔叔。有困难找警察,这是陈猛上小学时就知道的道理。现在有困难,刚好旁边又有警察叔叔,不问他们问谁!

警车车身上凝结有一层露水,看来停在这里时间不短,侧面有巡警的字样。陈猛走到警车靠路边一侧,伸手在驾驶室车窗上敲了两下。

“什么事?”车窗渐渐放下,一个清脆略带有磁性的声音传出。声音很好听,但语气冷静威严,让人不敢亲近。

“嘿嘿!警察叔……”陈猛露出最灿烂的笑容,嘿嘿笑两声后就亲切的问候警察叔叔,很懂礼貌。不想见到的一幕,却让他生生将最后一个‘叔’字憋回去,灿烂的笑容也僵化在脸庞上,一时没了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