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在侧虐成欢

第六章 对,我很缺男人!

沈安宁拨了个电话,漫不经心地说道,“封少的一日之妻刚出狱就勾搭上顾三少,你们怎么没个动静?”

三年过去了,即便是当初的事情闹得再大,大家也都忘得差不多,所以她有必要提醒一下。

第二天,一篇篇夺人眼球的报道遍布各大网站,占据娱乐版头条。

“封少前妻出狱,勾搭上顾三少,再嫁豪门?”

“沈家浪女为钱杀父!”

“婊姐中的婊姐再现江湖,目标直指花心大少顾斯年!”

“落魄千金沈安然凭借床上技术在上流社会混得风生水起!”

大院子里,无数的记者蹲守在这里,但凡是从里面走出来的人都被他们围住,追问沈安然的事。

沈安宁坐在豪车里,透过车窗看着大门口的动静,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

大院里子,不少人围着沈安然的别墅,破口大骂。

“你才出狱不久就不能安份一点吗?闹得我们不得安宁,出门就被记者围追堵截!”

“真是倒八辈子血霉了,居然和你这种人住在同一个小区!”

“沈安然,你活着就是个笑话,你怎么不去死!”

当封云霆看到新闻的时候,周身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气息,漆黑如点墨的眸子里闪烁着寒光,“我不想看到任何媒体再报导有关沈安然的负面新闻,谁不听劝谁的公司就没存在的必要!”

吩咐完直接驾车回到军区大院,那群围攻沈安然的人见到他出现,纷纷做鸟兽状散开。

封云霆敲门,无人应,直接翻墙进去。

她坐在床上,整个人缩成一团,一行清泪挂在美丽的侧脸上,像是脆弱的瓷娃娃。

封云霆极力遏制着对她的怜惜,像她这种恶毒的女人怎么会脆弱?

为了摆脱她无休止的纠缠,他说了多少伤她的话,做了多少伤她的事,而她像没事人一样,没脸没皮的将事情忽略过去,她这种人怎么会脆弱?

沈安然动了动,转过头看向摆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刀。

不是脱离了监狱就能得到拯救,她,背负着杀父的罪名永远都得不到救赎,得不到新生。

她颤颤巍巍地拿起匕首,准备朝自己手腕割去的时候,猛地听到一声呵斥:“沈安然!住手!”

封云霆冲过去夺下匕首,扔在地上,“死能解决什么问题?”

沈安然不说话。

封云霆恨恨地说道:“这次的事情我压下去了,你以后少给我惹事!”

“这也是我的错吗?”

见他没说话,她忽而笑了,低低地说道,“或许是吧。”

“顾斯年不在,你装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给谁看呢?”他冷酷地用手指捏着她的尖尖的下巴,眯着眼,“才从监狱出来就耐不住寂寞了,这不是你的错难不成是我的错?”

“对,是我的错,我很缺男人。”

“沈安然!”

不容她再说出令他生气的话,封云霆直接将她压下,惩罚般地封住她苍白的唇。

末了,他铁青着脸沉声说道,“再惹我生气我就送你去夜场!”

她呆呆地看着他,眼睛蒙上一层水色。

封云霆最见不得她默默流泪的样子,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冷言冷语地说了几句转身离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