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待归人

第九章 千日醉

正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秋娘子连同陆远风一起出现了。

秋娘子穿着一身嫩粉薄衫,陆远风身穿暗红官府,两人这乍一看还挺像夫妻。

那群姑娘在秋娘子来了,自是喜不自胜。她们全是秋娘子发帖聚在一起的官家小姐,被秦妙雪如此无视,心里自然是不快的。可碍于秦妙雪是陆远风的妻子,也自是不敢朝她发难。

可秋娘子就不一样的,她是二皇子的侧妃,又听说和陆远风关系不一般,她要是开罪秦妙雪,想必也没人敢阻止。

这么一想,众人脸上也跟着露出了得意。

待两人走近,秦妙雪也跟着众人一起跪下朝着秋娘子行礼。秦妙雪这才跪下,秋娘子已经眼疾手快的拉住了秦妙雪的手,“秦姐姐何必如此,你身体尚未恢复,何苦如此作践自己?”

众人瞧着秋娘子,介不约而同的想:这萧淑妃娘娘待人可真好,连这罪妇都如此亲厚。

秦妙雪面色不大变化,只是礼貌的回答:“多谢娘娘体恤。”

秦妙雪话音落下,秋娘子便一脸亲厚的握着她的手同她交谈,众人不知二人说的什么,只是觉得秦妙雪神色平静,倒是秋娘子的神色有些怪。

等二人分开之后,秋娘子脸色有些泛白,竟转头对陆远风说:“陆大哥,秋儿有些乏了,想先回宫去。”

听了秋娘子的话,众人神色各异。

这萧淑妃不是说把她们荐给陆尚书吗?这话都未曾说上半句,她竟要回宫了。她走倒是不妨事,可她们一群姑娘家家的留在尚书府,岂不是很不成体统?

就在她们心思各异的时候,却见原先还神色大好的秋娘子惊呼一声就摔下地去。

听闻秋娘子已经怀有身孕三月有余,这一摔指不定会摔出个什么差池来。

不过就在秋娘子快摔下去之时,她们心心念念的陆尚书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众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就听秋娘子带着哭腔说:“陆大哥,我肚子疼……”

原先大家还当秋娘子开玩笑,见她脸色越发的苍白,额上也冒出了冷汗,这才知晓她怕是真的动了胎气。

因着这事,一时间整个尚书府乱成一团。倒是秦妙雪落得清闲,泰然自若的回到房内。

这方冬儿还在絮絮叨叨的问秦妙雪,那秋娘子不过脚下滑了一下,都不曾摔下去怎会动了胎气,那方便有太医同陆远风说秋娘子中了毒。

这毒还是众人熟知的千日醉。

这毒虽叫千日醉,却不是千日才毒发,是说要除去这毒性,需要千日。

也就是三年的时日。

千日醉的毒分外歹毒,只需要把毒涂到要害的人掌心,那毒便会跟着血脉涌动,钻到人身体的每个角落。

正因这种毒太过阴毒,这才被列为禁药。

这毒已经许多年不曾见过了,今日却被用在了秋娘子身上,自然不容小觑。

不到半个时辰,尚书府便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秦妙雪未曾出去,自然不晓得这番变故,正让冬儿去厨房拿几样点心,房门便被推开。

推门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陆远风。

陆远风脸黑着,只是看了冬儿一眼,冬儿就觉得仿佛有一股冬日的寒风扑到脸上,冷的她跟着打了个寒颤。

陆远风一向不给自己好脸色,秦妙雪也未曾放在心上,自顾对冬儿吩咐:“顺带拿一碗莲子汤,这几日怕是吃的辛辣,有些虚火上升了。”

冬儿见陆远风前来,心里其实是不愿离开的,就算她无甚作用,但在小姐被罚的时候,好歹能替她说上几句话。可看秦妙雪神色平静,像是压根无事一般,便又半惊半疑的走了。

这才走到院子里,就被人钳制住。

“小姐……”冬儿下意识的朝秦妙雪求救。

听到冬儿的声音,秦妙雪自然冲了出去,见两个高大的侍卫像是抓小鸡似的把冬儿按在地上,她瞬间变了脸,转头怒视着陆远风,“陆远风,你什么意思?你若是有火,尽管冲我来便是,动她一个小丫头算什么事?”

陆远风看着秦妙雪,那双一向没什么温度的眸子里,竟然闪过了一丝担忧。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快的秦妙雪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担心她。

“萧淑妃被人下毒了。”他开口,言简意赅。

秦妙雪微愣了一下,想到方才在院子里秋娘子对自己那般亲热,防备的看着陆远风,“所以呢?你是觉得是我下的毒?”

陆远风没有直面秦妙雪的问题,而是说:“你且先随他们去,我去宫里见一见皇上。”

听陆远风这么一说,秦妙雪的嘴角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丝冷笑,“去见皇上?替我求情?”

陆远风看着秦妙雪片刻,未曾解释,径直出去了。

他走的时候未曾看一眼被人按在地上的冬儿,也未曾吩咐半句让他们对秦妙雪客气些。

秦妙雪看着陆远风的背影,残留的那点执念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个侍卫径直把冬儿拖出去了,很快便有几个嬷嬷来请秦妙雪。她深知这次的事情远比上次的要严重许多,顾不得许多,便急匆匆的去了。

到了尚书府的院子里,冬儿已经被打的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偏偏见到秦妙雪还一个劲的摇头。

自小一起长得的姐妹,秦妙雪自然知晓冬儿是让她不要求情。

咬了咬牙,秦妙雪直视着站在堂前的二皇子,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未曾说话。

秦妙雪自是认识这二皇子的,此前有次阴差阳错的,秦仲差点把她许配给了二皇子。不过当时秦仲的念头才起,便听闻那二皇子放出话来,不娶权势地位太高家的女儿。那意思,摆明了不恋权势,也不愿意和众皇子争夺皇位。

秦仲想把秦妙雪嫁他,看中的本就是他的不恋权势。皇位之争对于秦仲来说,是一件不堪回首的血色往事,他自然希望秦妙雪也不经历那些。

这事尚未有定论,皇帝却急匆匆的给二皇子指了正妃,这事也就此作罢。

未曾想,几年的光景过去,两人再见竟是这番情形。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