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笔记

第1章 挡路鬼棺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如今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可谓是层出不穷,说到怪事,就不得不提到我的农村老家,每件怪事都极其恐怖,让人汗毛竖立。

不知道您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一个村子或者地段平静祥和的久了,那必定是要出点邪行事的。

我外公叫刘富德,年轻的时候是个农民,住着祖上留下来的房子,种着靠近山脚下那一亩三分地,日子过得不富裕但也说得过去。

他有一个嗜好,就是喝酒,虽说家里不富裕,但这酒是绝对不能少的,在花钱买酒这方面他是毫不吝啬,每天晚上睡觉前必须得来上二两,不然这觉都睡不踏实。

到了秋天,地里种的庄家大丰收,经过处理拿到县城里去卖,也能挣点钱花。

手里挣到钱了,他那老毛病也就犯了,回来的路上心里就惦记着那二两酒,一进家门二话不说,先走到酒坛子那蹲下闻闻香气。

美酒对我外公来说就是包治百病的神药,闻上一闻顿时精神抖擞,疲惫全无。

待到闻的过瘾之后,便打开酒坛子舀上二两解馋。

可不巧的是今天这坛子里的酒已经见底了,只能闻闻香味没得喝,这对他来说可是无比的煎熬,就像是毒瘾发作,身上有无数条毒虫在爬。

酒瘾发作实在是难忍,刚到家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又站起来独自去邻村的酒铺里喝,酒铺虽然在邻村,但离得不算太远,走路也就半个钟头的功夫。

我外公出门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兴冲冲的来到了酒铺坐下来,招呼老板要了二两烧酒和一盘牛肉一盘花生。

一小把花生一嚼,两片牛肉往嘴里一塞,在来点小酒这么一送,那个舒服劲给座金山都不换。

就这么边吃边喝,不知不觉窗户外面的天就已经黑透了,见那壶里的二两酒见底,他舔了舔嘴角,心说这太不过瘾了,今天怎么感觉这酒给的不够斤两啊?随即冲着店老板嚷嚷道:“怎…怎么回事啊?今天这酒给的也太少了,哪有二两啊?再给我来半壶。”

店老板看他满脸通红,显然知道他已经是处在半醉的边缘,也就没跟他计较那么多,又给壶里添上二两端了过去。

一眨眼两个钟头过去了,我外公足足要了三遍酒,自己一个人喝了六两,满脸通红跟上了粉一样,平时他在家只喝二两,是因为他就只能喝二两,多来一点就得醉,今天可好,喝了平时的三倍,此时已经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

酒铺里就剩下他自己趴在那睡,旁边桌上的人早已走的干干净净,这时候酒铺也该关门了,店老板就走到他跟前推了推他说:“嘿,老哥醒醒,醒醒。”

“嗯?嗯~别推别推,又不是不给你钱。”我外公晃了晃身子说。

过了一会我外公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见身旁站着店老板便问:“怎…怎么了?”

店老板无奈的指了指旁边空无一人的桌子说:“老哥你看,都没人了,我们店该关门了,你把账结了回家吧。”

“嗯,回家…回家。”说着,他扶着桌子缓缓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来往桌上一拍,也不管是多少,拍完了晃晃悠悠的就朝门外走去,中途还踢翻了几个板凳。

刚一出门,一阵冷风卷着落叶就刮了过来,旁边的树枝“哗哗”作响,抬头一瞧,月亮上蒙着一层白毛,正应了那句月黑风高杀人夜。

在农村没有路灯,四下里十分漆黑,虽然谈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也好不了多少,走夜路的人难免会有些恐慌和不安,但我外公可谓是酒壮怂人胆,大步流星外加晃晃悠悠的朝家走。

走到途中的山径小路了,这里更加漆黑,只得凭借记忆朝家走,但我那醉醺醺的外公哪还有记忆啊,也不管道对不对,仰着身子朝前走。

走着走着,他只觉得双腿一疼,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于是便停下来伸手去摸索,手刚一碰到那个东西,就觉得一阵冰冷刺骨,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摸索了半天,也不知道身前挡住自己去路的是个什么东西,就觉得这个东西到小腿往上那么高,一人长,两个人肩膀那么宽,由于太黑瞧不真切。

山径小路本来就很窄,这个东西刚好把路堵了个严实,只得从上面跳过去。

我外公喝的烂醉,身体不听使唤,抬腿踏进了这个东西里面,只觉得脚下一软,随即整个人失去重心摔了下去,也不知道摔在了什么东西上,就觉得软软的还挺舒服的,酒劲上来,没想到竟在这里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是后半夜,天还没亮,我外公迷迷糊糊的醒了,不知道自己在哪,酒还没醒,脑袋昏昏沉沉的,便站起身来晃晃悠悠的朝家走。

直到听见公鸡报晓这才走到了家门口,天已经蒙蒙亮,他一边打哈欠一边伸手敲了敲房门,过了一会,房门伴随着外婆的抱怨声打开来:“你还知道回……”

外婆打开了房门看着我外公,回来的“来”字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外婆一声尖叫,随即捂着胸口跑到墙角那呕吐不止。

我外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这一声尖叫把酒给吓醒了大半,这才闻到一股腥臭扑鼻的味道,再一瞅自己,浑身都是鲜红的血污,就像是颈动脉被割破,鲜血喷溅在了自己身上一样。

农村人讲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起床本就早,再加上外婆的这声尖叫,村民们纷纷走出来围在他家门口凑热闹,这一看不要紧,当时就看吐了俩中年妇女,带着小孩的忙把小孩的眼睛给捂上。

外婆吐完了就蹲在墙角哭,一边哭一边嚷嚷道:“老天爷呀,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还以为你只是在外面喝了一夜酒,谁承想你竟然能做出杀人的勾当啊。”

听我外婆这么一喊,村里围观的老少爷们都纷纷上前来拽住了我外公,因为杀人无论在哪来讲都是天大的事情,可不能让他给跑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我外公也害了怕了,腿肚子直哆嗦,忙解释道:“我…我没有杀人啊,我昨天就是在喝酒。”

“喝酒?喝酒能喝出一身血来?”旁边的一个壮汉拽着他说道。

我外公不知道作何回答,努力的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记不太清,但大概也能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怪事,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挡住了我的路,然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回到家就成了现在这样。

村民们纷纷嚷嚷:“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满身血怎么解释。”

我外公只得带着他们去昨天回来时候的山径小路,众人一到地方都傻了眼。

只见在那小路上横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有几个胆大的走上前去一瞧,里面竟躺着一具七窍流血的女尸,整具尸体都被鲜血泡透了,直到现在那女尸还在流血。

看到这种情况,我外公当即就吓得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想到自己昨天竟然就躺在这口棺材里和这具女尸同眠了一夜,吓得站都站不起来了。

这件事可谓是一传十十传百,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后来经过辨认,这具女尸是村里老马家的闺女,死因是上吊自杀,被人发现的时候已是七窍流血,早在一周前就已经下葬,葬在了离这儿很远的后山林里。

自打这邪行事一出,怪事可就找上了门。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