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坟前怪事

“啊呀——”

一个女人的叫声把刘长青惊醒。

他抬头看了看眼前新鲜的墓碑,还有新鲜的拜祭酒肉,才发觉自己刚刚竟然在大哥的坟前睡着了。

今天,是大哥的头七。

石碑上鲜红的名字,说明大哥刘长宇将永远埋于地下,与他天人永隔。

刘长宇今年才二十二岁,比他大四岁,如此青春,英年早逝。

得知噩耗的家人如何承受得起?

早年丧夫的母亲一病不起,现在还躺在床上,连刘长宇的头七都来不了。

而刚才一帮子来祭拜的亲戚早已返回,留下刘长青这个亲弟弟多陪大哥一会,不想因悲伤过度,竟然昏睡了过去。

“死鬼,讨厌——”

又是一声,带着一种奇妙的旋律和鼻音,让人听得心跳没来由加速。

刘长青相信自己并非幻听,真有一个女人,只是他左右四顾,这牛头山上除了杂草古树,一座座不成次序的老坟,哪有什么女人?

难道是……女鬼?

刘长青生活的小山村,交通闭塞,穷山恶水,出产的土特产很少,少有经济贸易往来,偶尔有走脚小贩路过,那都是稀奇了,倒是灵异鬼故事却一箩筐都装不下,村里还有神婆巫祭,凡是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没有一个不念经礼佛的。

于是乎,鬼怪的传言,在村里盛行。

看着一个一个的坟墓,想到鬼这个字眼,刘长青的心提了起来,尾巴骨里窜起一阵寒意。

“嗯嗯嗯——”

又是一串声音,压抑的,带着……娇媚的。

刘长青好歹是高中生,心想:大白天见鬼,不太能吧,这声音咋还跟村东头王寡妇洗澡时唱的歌那么像……

村里头几个小西斯(捣蛋小孩子的意思),经常到王寡妇家偷看她洗澡,刘长青以前也去看过几回。

那王寡妇三十出头,身材顶好,皮肤很白,屁股很圆,天热的时候喜欢在自家院子的大枣树下冲凉,几个小西斯都知道,王寡妇有个爱好,洗澡的时候喜欢一边吃黄瓜一边哼好听的歌,就像现在听到的这种。

现在这荒山坟地里的声音,不就是王寡妇的歌声吗?

王寡妇跑到这坟地里干什么?

刘长青大着胆子,越过几个坟地,朝声音处慢慢探了过去,结果在一座老坟背后,真的看到一个白花花的身子,曲线优美的后背,我靠,真的有个女人,还是坐在男人身上的女人。

小西斯们私下里讨论过,这个是在造小人。

只看了两眼,刘长青就感觉自己热血冲脑,有点受不了,眼睛却越睁越大,恨不得凑到人家身上去看个究竟,看他们小人是怎么造出来的。

但刘长青往前刚走几步,一不小心踢翻了某个坟前的海碗,“啪朗朗”一声响。

“谁?”

男人身上的女人转过头来,正好跟刘长青对上眼,一下子脸色发白,眼神惊慌。

刘长青这回看清楚了,女人并不是王寡妇,而是村里三族老的孙媳妇,吴秀娟。

按辈分,三族老,刘长青还得叫他三伯祖。

这吴秀娟就是他的嫂子,不过比较远。

吴秀娟一惊,刘长青撒腿就跑。

跑得气喘嘘嘘,一直下了山坡才停下,心里忍不住想:秀娟嫂子怎么在坟地里造小人,她男人刘关根不是去城里打工了吗?回来了?

一想起这个,他又想起了哥哥刘长宇。

刘长宇也是在城里打工,家里爹爹死得早,刘长宇初中没毕业就跟人去城里打工了,刘长青后来能读书全靠哥哥寄回家的生活费,刘长宇说上大学才有出路,他要供弟弟上大学,刘家以后能出个大学生,光宗耀祖。

这让刘长青非常感动,功课也非常用心。

哪知道,前几天城里一起打工的舅姥来电话,大哥出事了,等拿回来时,好好一个大活人,已经变成了一个瓷罐子。

想到这个,刘长青又掉下几滴眼泪,刚才看到秀娟嫂子造小人的画面也就淡了。

下了牛头山,进了牛家村,好几个村民跟他打招呼——

“二狗子,大狗子走了,你要好好用功啊!”

“二狗啊,考个大学出来,让你哥哥在地下也能闭眼。”

“想开点啊……”

二狗子是刘长青的小名,因为他排行老二,他大哥刘长宇,小名则是叫大狗子。山村农民就是这样,怕小孩子养不活,小名取的越贱越好。

等到了自家门口,看到一堆亲戚围着,见他回来就七嘴八舌——

“二狗,你娘卧病在床,老大又走了,我们商量了下,你也甭读书了,先照顾好你娘,然后去城里打工吧!”

“二狗子啊,你婶子病了,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上次借你家的五百块钱,能不能先给我应应急?”

“二狗子,跟你娘去说说,二舅家买小猪仔,还差六百块,上次你娘借了六百二,我只要六百,二十就算了。”

刘长青明白了,这些都是来要钱的。

刘长宇死的冤枉。

听舅姥说,不属于工伤,而是他们打工的建筑工地挖出来个古墓,古墓大得很,许多人说墓里面有宝贝,得个一件就能成百万富翁。

刘长宇和舅姥趁夜摸进古墓里去,结果里面早就有不少人,后来还真挖出一个放金银的盒子,大家一哄而上争抢,导致古墓倒塌,一块大方石砸到了刘长宇脑袋,等挖出来时早就没气了。

建筑工地的工人有保险,但很少,并且是偷挖古墓死的,不算工伤,最后保险公司联合建筑公司,一起给了刘长宇四万块钱的死亡金,事情就算了了。

这些本家的亲戚,知道刘家还有这么一笔钱,都是来要钱的。

手快有,手慢无。

往常有刘长宇每月寄回家打工钱,他们不着急催,现在刘长宇没了,家里没了大笔收入,刘长青读书更要费钱,他们怕以后拿不到钱,就赶紧过来催。

可这一路下来,叫急救车的钱、火化的钱,买骨灰箱的钱,殡葬的钱,摆豆腐宴的钱……,四万块早已经去了一半。

刘长青看到人群中,三伯祖的儿媳妇,也就是秀娟嫂子的婆婆也在,催自己要三百块债务,理由是她媳妇儿卧病在床,要吃点营养。

刘长青心说,你媳妇不是跟你儿子在坟地里造小人吗?那歌唱得多起劲,哪里是卧病在床?

他开口道:“七婶,关根哥不是回来了吗,难道没给秀娟嫂子买点营养品?”

七婶眼一瞪:“谁说的?你关根哥在城里打工,现在正是忙的时候,哪有时间回来,二狗啊,你要是不读书了,我跟他说说,你也去他那边工地做活,每天能有八十块呢!”

刘长青心里一咯噔,关根哥没回来,那秀娟嫂子跟谁造小人呢?

难道是坟墓里的死鬼?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