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大叔难招架

第二章 再次相见

年底的蒋宅,方玉玲正准备带着女儿蒋唯希,去李家给李毅东拜年。

等了一会,见女儿还没下楼,便朝着楼上说道:“希儿,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出发咯。”怎么说也是人家把人给带那么大的,做父母的怎么样也要过去谢谢人家的恩情。

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嗯,好,安排会议,我就过来。”公司里的突发状况让方玉玲不禁皱了皱眉头。

“希儿,妈妈要去趟公司,不能陪你过去了,礼物我已经让管家准备好了,你在路上小心点。妈妈先出门了,有事给妈妈打电话,听到了吗?”想到希儿和毅东相处时间那么长,要聊点什么有长辈在的话也没那么方便,让希儿自己去也就放心了。

正在专心挑衣服的蒋唯希,听到这话,心里却慌了一下。

自从那次过后,她没有做好,独自面对他的准备。

可心里又在期待着,能见见他。哪怕他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多看几眼也是好的。打定主意,唯希欣然答应母亲。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拒绝了哥哥蒋沐阳的接送,独自一个人提着礼品,坐地铁转出租车到庄园。

古色古香的庄园围墙外,一抹纤瘦的倩影徘徊在李家院外。只见那女子,亚麻黄的长发披落在柔弱的腰间。

白皙的而又精致的脸庞上,一对清澈婉如一汪泉水的杏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关闭着的院门。挺而直鼻子被风吹的通红。薄唇紧眠着。

这座庄园是希儿既想进去而又不敢进去的地方。一路想着呆会见到日思夜想的李毅东该说什么话时,一路走走停停来到庄园门口。该面对的终究还是需要面对,唯希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希儿,别关门,等我。”叶明如见唯希正要关门进屋,赶紧出口叫住。

希儿见叶明如提着红鸡蛋,正疑惑。叶明如嘻笑一声,赶紧解释:“上次我的嫂子肚子痛,是毅东给帮忙送医院去。这不孩子一出生,我嫂子啊,就让我拿着鸡蛋过来,好给他沾沾喜气。”

叶明如的嫂子,那个怀孕的女人?

某根纤细的神经在蒋唯希的大脑里,隐隐跳动着。那天在医院,她看见李毅东推着一个怀着孕的女人,原来,原来是这样。

随即想到,那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唯希的嘴角开始上扬,连带着许久未出现的笑颜也在脸上绽放。

李毅东睡眠一直不怎么好,自从有希儿回到她亲生父母那,失眠的症状就更甚。昨晚借着酒精的晕呼才睡过去。

公司已经开始放假,李毅东也没有什么要见的客户,宿醉后一觉睡到九点多,听到楼下有动静,才缓缓的走到楼下。

原来是希儿,哦,还有跟着的叶明如,都凑到来了这。不禁挑挑眉。恩,快过年了,都来探望孤寡老人来了。

放下鸡蛋,叶明如进来前就看见唯希在门口犹犹豫豫的样子,想来她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聊。家中还有嫂子要照顾,说了几句感谢之类的话,便径直驾车离开了庄园。

跟李毅东相处过的人都知道他,跟人谈生意时,李毅东爱穿黑色西服。一身黑西服的他,经常用他那深邃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对手,两瓣薄唇里发出的磁性声音,让不少女性谈判人员沉醉不已。

极少人知道,其实李毅东穿白色睡袍时,更加诱惑人心。比如,此刻李毅东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呆呆的站着的唯希。

不管是刚剃过胡须,光洁而消瘦的下巴,还是睡袍领口张开,露出古麦色肤色精壮的胸口,都在赤裸裸的诱惑着眼前的希儿。

这种场面希儿以前并不是没有见过,只不过尺度还没这么大。换作以住希儿光看见李毅东轮廓分明的脸靠近一点,心就早已扑扑跳个不停。

这会穿这么少,唯希心里纵使再暗示自己淡定,也无法冷静下来。终于在两人距离只有椅子时,希儿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下去。

棱角分明的俊颜,超长睫毛下深邃的眼眸,疑惑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希儿。

顺着希儿的视线,李毅东注意到自己的仪态,实在是不雅。

薄唇轻启:“希儿,我上楼换件衣服。”

喝酒真是误事,这会睡衣都还没换好就跑下楼来了。

李毅东转身迈着他那1.2米的大长腿,就要走回卧室。

一直呆呆的站着的唯希,忽然伸出柳臂,从背后环抱住李毅东,肉嘟嘟的下巴顶着李毅东的肩。

“不要走,陪我一会好不好?”怕李毅东又像上次那样,转身之后就不再出现,见李毅东要走,唯希已然不顾什么礼数,情急之下抱住了他,只想让他别走。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说话离的近了都有热度。唯希说话哈出来的气哈在李毅东的耳根下,惹的李毅东一个激灵。别样的感觉在李毅东心中流淌,身体诚实的反应,是最好的解答。

李毅东心里很清楚,俩个人的关系不应该这样。可又非常贪恋这样的靠近,最终理智战胜心里的念头。

唯希见李毅东并没有拒绝的意思,她心下欢喜,却在下一秒,李毅东用力一点点把唯希挂在身上的手掰开。向前走了一步,拉开距离。

“希儿,不要把感情放在我的身上,回家吧,我们不可能。”他背对着她,让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我们为什么就不可能。”唯希两眼死死的盯着李毅东高大的背影,盼望着他能收回刚才的话。

李毅东身体一僵,缓缓转过身体说道:“我不爱你,这个理由你满意么?”

唯希万万没想到,每个害怕而睡不着的夜里,听着他声音就能安稳入睡的人,竟会回答的如此绝情。

“你骗我的,对不对?”唯希上前撒娇似的,摇了摇着李毅东手臂。

李毅东不耐烦似的抽回自己的手臂,低下头对上唯希那对清澈的眼眸,一字一顿的回答道:“我不屑骗你,今天我所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