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把爷的心还回来

第2章:便宜哥哥

“我的玉佩啊,这是我身上唯一的钱财了,如今摔碎了,怎么办,你陪吧。”老太太哭的声嘶力竭。

突然旁边围上来一堆人,纷纷指责翡翠。

翡翠差点就相信是她打碎的东西,不过这玩意,玉的?当她眼睛瞎吗?

算了吧,何必跟一个疯子计较,抬脚刚想走,右脚被那个老婆婆抱住了。

歇斯底里的哭着,死活都不放手,翡翠看她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好推开她。

“这女的怎么这样啊!”

“就是,老婆婆也挺不容易的,连一句道歉都没有。”

周围纷纷,翡翠却是一脸黑,还怪起她来了,他们就没见过碰瓷的吗?

隐约看见了玄紫色的长袍,这不就是赫连晟今天穿的衣服吗?想也没想往后踹了一下,完全忘了身后是一个老太太。

“哦呦,我这把老骨头啊,疼死我了。”

老太太抱的更紧了,翡翠无奈的看着她,这回想挣都挣不开,围观群众更是议论纷纷。

她今天怎么那么倒霉,出门没看黄历。

“姑娘,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被你踹了一脚,没有一百两银子,这事解决不了,再加上玉佩,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太太说的越发猖狂。

“老太太,是你抓着我脚不放,我还没说你胳膊黏上我脚呢,还讹上我了。”

一百两,杀人啊,这两天她还没赚够一百两呢,显然碰瓷这活要比当小偷好挣钱多了。

“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的呢?”一个老大爷看不下去,指着翡翠的鼻子道。

赫连晟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眼底忍不住的笑意,他本来没在乎那几两银子,但这小妞亲自送上门就别怪他了。

看着赫连晟走了过来,翡翠心头一紧,更是忍不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又踢了老太太一脚。

那老太太这回也不抓她脚了,看准身上的包裹伸手就是一抓,快准狠,这哪是老太太呀!

要说别的翡翠都能忍,可这钱就不行了,两人抢着包裹都坚持不下,这包裹里可是她好不容易“拿”来的翡翠麒麟啊!

“你给我松手,你这个老太太讲不讲理啊!”

“姑娘,这样对待一个老太太不好吧。”赫连晟走了过来笑道。

“这东西都是你偷来的,你还拿的理直气壮的?”赫连晟继续不嫌事大的补刀着。

老太太也看出事情的严重性,这男子莫不是债主吧?松了手迅速撤离。

包裹上轻了一半,翡翠刚想跑就被拽了回来。看了一眼后面的赫连晟。

这老太太真是害人不浅,她诅咒她,出门被车撞死。

“哐。”迎面来了一个马车,翡翠看着车轮地下的老太太,连忙堵住嘴,她就随便一想。

从马车上下来的侍卫走过来揖了揖手:“皇子,那人如何处理?”脸色不慌不乱,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

“丢了。”只是云淡风轻的一句话。

翡翠的魂儿都要没了,她要是栽在这个变态手里了?她还这么年轻呢!

不知不觉中围观的群众都已经散了,翡翠也松了半口气。

“三皇子啊,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啊,您就放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赫连晟在腰间拿出一个匕首,这匕首的柄都是用纯金做的,要说他到底有多么奢侈。

走到她面前,刀刃轻轻拍打她脸,翡翠明显感觉到凉气从脸贯彻全身。

“你知道骗本皇子的代价是什么吗?”赫连晟又一次开口道。

“那,小的把钱袋给您了,就当孝敬您了!”翡翠尴尬的笑着。

钱财在重要也是身外之物,哪能有命重要!

赫连晟轻笑一声,撒谎脸都不红,就这点小聪明还敢用在自己身上。

“住手。”不远处男子的声音雄厚。

男子快速跑过来,“不知道家妹怎么得罪三皇子了,还请三皇子手下留情。”

家妹?这话听的翡翠极其疑惑,她怎么不知道她啥时候有的哥哥呢?不过看这男子穿着的布料绝对是上等的,这回发了。

“哥哥,救我,他欺负我。”翡翠找到了救命稻草,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安国侯家的千金啊!”意味深长的看了翡翠一眼,看的翡翠头皮发麻“那可要看住了。”说完赫连晟便走了。

“菲菲,你跟三皇子是怎么回事。”

看着男子这样的关心自己翡翠还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其实她不是什么菲菲啊。

不过刚才听那个三皇子说什么安国侯,她要是去了安国侯,别说当千金小姐,就是下人,一个月的月钱也够自己花一年的了。

“哎呀!”翡翠扶着额头,还时有时无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脑袋好疼啊!”说完就装晕过去了。

男子一拍脑门,菲菲刚受了惊吓,他还这么质问她,真的是。揽着腰把翡翠抱了起来,回了安国侯府。

她这个所谓的哥哥,怀抱还蛮舒服的吗,这一路上竟睡着了,等在醒来的时候……

“我的女儿呦,怎么这样了呢?”一个老妇人哭诉道。

翡翠真想白她一眼,整得她好像死了一样。翡翠悠悠转醒,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还真有些无措。

“嘶,脑袋好疼啊!”翡翠揉着脑袋,装作受伤道。她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因为演的太假了,偏偏这家人就信了。

“大夫,快!”

大夫闻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把着脉,这是安国侯唯一的千金,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他这条老命呦!

“你们是谁?想做什么?”翡翠真的有些急了,这一起身自己的包裹没了,那是她的饭钱啊!

“这……”老妇人紧张的看着翡翠。

“夫人莫慌,小姐没什么大碍,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失忆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有劳大夫了。来人,送客。”

虽然安国侯夫人担心死她这个所谓的女儿了,但也好在现在没事了。

翡翠也是看着夫人,心想:庸医啊庸医,他才失忆呢,不能为了钱做昧良心的事吧!还有这侯府里所有人都是傻子吗,小姐被掉包了都不知道。

“哎哟,脑袋疼。”

“你们都出去吧,没看见小姐正难受呢吗?”

……翡翠无言以对,她打发别人回去了,然后自己没有要走的意思?

“娘呀,你也出去吧!”

“瞧娘这个脑子,你还难受呢是吧,那娘就出去了。”

看着这房间里没有人了,翡翠终于畏首畏尾的下了床。

翡翠忍不住咂舌道,“这侯府就是不一样啊,瞧瞧这房间,奢侈,这要是不把她两年的生活费都拿了这不是对不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