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高考奇遇

宋沐云紧张得都快吐了,寒窗苦读十载,成败在此一刻。站在高考考场前,每一个高三学生应该都特别紧张。

“完了,公式我一个都不记得了!”宋沐云拎着透明的文具袋,步伐沉重地走向考点大门。

原本爸爸妈妈是要来送考的,可宋沐云觉得他俩来送的话,自己会更加紧张,最近果然时运不济,明明平时都注意调养了,可大姨妈还是如约而至了,高度紧张加上身体不适,宋沐云仿佛都能遇见自己的高考结果。

其实她不算是个特别开朗的高三女生。

家里条件倒是不差,但对她的期望也很大。宋沐云常常做题做到胃痛,也不敢和父母明说。一来是害怕父母过于担心自己,二来是觉得没有必要。

高三生嘛,没有人的日子是好过的。

然而眼下,四场考试中的第一场,宋沐云并不害怕语文,但那种没顶的压力,还是压得她两眼发黑。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运气太差,宋沐云的考场在这个考点的最高层,六楼。教学楼哪有电梯,宋沐云双腿跟灌了铅一般,她不停深呼吸,告诉自己要稳住,不过就是个高考,不过就是场考试,不用这样如临大敌。

教学楼的大楼梯,很宽很长,宋沐云一步一顿走着,忽然,被一个从楼上往下冲的考生给撞了一把。

要搁在平时,这根本不算什么,但宋沐云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特别差,猛地被这么一冲撞,她都来不及去抓握身边的扶手,一个重心不稳就向后仰着倒去。

撞到她的人也特别鲁莽,撞完人也不管不顾,直接就往更下楼层跑去。也许是忘记带了什么考试的工具了吧,跑得特别急,一会儿就没影了。

电光火石之间,宋沐云身边也没有更近的考生,她自己重心不稳向后倒去,又连着滚了一长串的台阶。一直到她昏迷在这层楼梯的底端,周围的考生只会发出惊叹的声音,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及时拉她一把。

可能真的是天公不爱,本身就是后脑勺着地的宋沐云,连滚了几圈后,落在底层前,脑门又重重地磕在拐角处的铁栏杆底部,见血了。

“天呐!”女生们看到宋沐云的后脑勺上涓涓流淌出来的鲜血,都吓得不轻,“快去叫老师啊!”

巡考老师迅速赶到,一边安抚其他考生继续参加考试,一边报警拨打了120,,无论如何,宋沐云的这场高考,算是全部结束了。

宋沐云的父母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宋妈妈哭得几欲昏厥,宋爸爸也暗自抹泪,女儿已经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他们连面都见不到。

宋沐云的班主任和考点的负责老师也都跟着来了,只能劝慰宋沐云的父母,只要孩子能没事,其他都不是问题。

而重症监护室里的宋沐云,此时正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怎么回事?”宋沐云眼前一片迷雾,“我不是应该进考场考试了吗?”只是她根本都没弄清楚状况,就听到有人在隐约说话。

“……是这个小女娃娃吗?”

“应该就是她吧,老君说了,命中如此,谁也管不得。”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拯救那西芬国的人啊,况且还是个小女娃娃。“

“老君说了,西芬国国运之中必有一劫,如果她不去渡劫,那必然要亡了。”

“哎……命数这种事情,真的没道理可讲……”

“嘘——别说了别说了,老君来了。”

宋沐云心中纳闷,什么老君?什么命数?什么西芬国?历史书上也没有啊!作为文科生,这点常识也还是有的……

很快,宋沐云又回归到一阵迷蒙的寂静之中。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猫咪啊?”宋沐云心里打鼓,壮着胆子喊了一声,“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

“喂!——”宋沐云又喊了一声,“请问——”

话还没问完,这眼前的一片混沌好似突然被一板巨斧给劈开,一道金光射来,宋沐云被晃得睁不开眼。

但金光一闪而逝,宋沐云连这一点意识都没有了。

而重症监护室的心跳检测仪上,心电图就跳成了一条直线。

宋沐云的父母自然不能接受,老师同学也觉得蹊跷异常,不过是磕绊了一下,就算宋沐云身体不适,失血过多,但也不止于这么快就没有回天之力吧?

就连医生都觉得费解,一般的医学知识根本无法解释宋沐云的离奇死亡,但是,种种迹象都在标志着,宋沐云真的已经魂归西天了。

此时此刻的宋沐云自然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因为她翻了天了,父母家人的悲痛欲绝,老师同学的无法接受,以及社会舆论的轩然大波,她通通都不知道。

在经过一长段时间的无意识后,宋沐云突然发现自己身在仙境一般的地方。眼前虽然依旧云雾缭绕,可仙乐飘飘,明明是三十三重天上的景象。

宋沐云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白衣长袍,一双棉布鞋,别的什么都没有了。再抬眼一看,不远处出现两位仙童。宋沐云一面在心里暗骂卧槽,一面想要追上去询问一番。

可双腿犹如千斤重,宋沐云根本走不动。

“别费力啦,你不能自己动,也不能说话,”不远处的仙童之一,回头看向宋沐云,“老君心疼你要受苦了,才开了你的眼界和耳界,能看到和听到我们。”

宋沐云想张口说话,发现果然只能张嘴,喉咙里发不出一丝声音。

“跟我们来。”另一个仙童一挥衣袖,宋沐云就不由自主地跟着两位仙童的步伐移动起来,但宋沐云低头看自己的腿,纹丝不动,整个人被仙童召唤着往前移动。

没办法,宋沐云只能在心里打鼓:“我不会真的死了吧?”

“是死了。”仙童仿佛能听到她内心的声音,头也不回的答道,“毕竟是命定之人,命数让你几时来,你就得几时来。”

“孔雀,你可别说漏嘴了……”另一个仙童蹙着眉,回头看了宋沐云一眼,“她毕竟还开着耳界呢。”

“没事儿,反正……她迟早也是会知道的。”这个名叫孔雀的仙童,倒是不太在意自己的大嘴巴。

“云上君,这就是生死门了。”孔雀指着前方一扇黑色大门,沉声说道,“非是我们老君心狠,只不过……算了,不说也罢。”

“话不要说一半就停啊也太缺德了吧!”宋沐云有口难言,“到底有什么内情啊?!”

孔雀二人也知晓宋沐云无法和他们交谈。孔雀便勾了勾手,宋沐云就自动移动到黑色大门跟前。

“什么生死门啊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宋沐云实在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虽然死法是有点蹊跷……也不知道爸妈他们怎么样了,撞我的人……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

黑色大门缓缓开启,可从门里投射出来的,竟然是耀眼的白光。宋沐云抬起手臂遮光,等光线黯淡下去之后,她身处的位置,已经不是仙气飘飘的三十三重天了。

她一定想不到,她即将面对的,是陷入一片混乱却又被隐秘压制住的皇朝后宫。

宋沐云睁开眼睛,四周静悄悄。映入眼帘的是高高的穹顶,光线虽然昏暗,但宋沐云仍然能辨别这雍容华贵的穹顶上,镶嵌了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夜明珠。

“……好漂亮啊。”宋沐云毕竟还是个要踏入高考考场的高中生,面对这样奢华的装饰,她之前背诵的古诗文都白背了,一句恰到好处的形容都想不起来。

宋沐云动了动手,能动,又动了动腿,竟然也能动。但浑身无力的她,没办法一下子就坐起身来,只能眨巴着大眼睛,四处乱查看。所搜集到的信息有:她正躺在一张锦榻之上,没有悬挂幔帐,她所处之处的整体建筑风格似汉如唐,可又不算是两者之一,屋内应该没有别人,雕花门窗紧闭,没多少光亮,应该是夜晚。

穹顶上的夜明珠却真的灿若繁星,宋沐云都快看得痴了。

忽然门外响起了一串脚步声,宋沐云直觉来者不止一人,但她还处于没办法自主行动的状态,只能继续假寐,静观其变了。

厚重的宫门被推开,一人踱步而入,一人紧随其后。但真走到锦榻边来的,只有一个人。

“明珠,快些醒来吧。”是一个声音低沉却又十分悦耳动听的男人在说话,“可别再贪睡了,时间可紧得很呢。”

“……”宋沐云还是装睡,但装得特别心里没谱,也不知道自己装的像不像,不过之前在家里的时候,她经常装睡,就因为不想被父母打扰。

“你可知你贪睡一时,西芬国就危险一分,”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成熟稳重,柔和中还有一股威严在,“我知道你醒了。”

宋沐云心头一沉,什么?!果然演技还是太拙劣了吗……那之前在家里装睡,是不是爸妈也早就发现了?

想到这里,宋沐云忽然一阵难过翻涌,想到自己已经和最亲近的父母天各一方,连最后一声招呼都没来得及打,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没和爸爸妈妈说,这一层灭顶的伤感,愣是把宋沐云给惹哭了。

两行清泪自宋沐云眼角滑落,榻前的男人竟也沉默了。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