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毒女复仇记

第二章 虚情假意

“姐姐说笑了。”陆明湄软声细语,“毕竟怎么说都是我的姐姐,我又怎么放得下姐姐呢?”

“若你真的有此好意,也就不会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楚凌玥冷脸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道?若非不是你在李褚浚耳边吹枕头风,以李褚浚谨慎的性子,又怎么会不顾忌旁人态度如此果断?”

陆明湄静静听完楚凌玥一串话语,终是笑颜如花:“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姐姐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陆明湄,我待你不薄,从小到大将你当作亲生妹妹看待。你这么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楚凌玥问道。

“良心?”陆明湄长笑几声,她的笑声渗人,“楚凌玥,你和我谈良心?那你告诉我,凭什么?凭什么你就是高高在上的嫡亲小姐,可以理所当然地拥有这一切?凭什么我陆明湄就要在你的阴影之中?”

陆明湄染红的指甲几乎要嵌进掌心肉里:“如果不是你的母亲,我娘也不会当那么多年的外室。如果没有你,我就是家里的嫡女!”

“楚凌玥,你为什么不去死?”

楚凌玥看着陆明湄发狂的样子,张张合合的红唇白齿吐露着几乎疯狂的话语。楚凌玥蹙眉:“不是你的,终究不会是你的。又何必自欺欺人?”

陆明湄轻哼:“自欺欺人?楚凌玥姐姐,真正自欺欺人的恐怕是你吧?”

陆明湄手触铁栏,似非似笑看着楚凌玥的表情因为自己的话语变幻莫测:“你以为我是你那善良的妹妹?你以为这些年你受到的磨难全都是天意巧合?你以为我真的对你是真情实意才会出手相助?姐姐,你未免太天真了。”

楚凌玥的心口一窒,就听见陆明湄说道:“没错,过去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我要毁了你,让你成为恶名昭昭的妒妇。然后抢走你的男人,夺走你的位置。姐姐,被脱了凤袍的这种感觉,快乐吗?”

从云端跌落泥泞,这无疑是天下最大的痛苦。

过去的一切如同走马灯一般在眼前一一回放,陆眀湄过去的笑语嫣然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讽刺。

“陆明湄!”血腥染上了楚凌玥的口腔,染红了她洁白的糯齿。楚凌玥紧盯着面前的女人,恨不得将她给四分五解。

“因为善妒被休,姐姐的心里想必很不是滋味吧?我是想让姐姐好好品尝这撕心裂肺的滋味,可是,知道真相的人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陆明湄从袖中拿出一把匕首,挥向楚凌玥,“去死吧。”

楚凌玥瞳孔一缩,眼疾手快拍掉了匕首,锋利的刀刃将掌心刺破留下划痕。楚凌玥手指一扣,将匕首悄然握于手中。

“陆明湄,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死!”楚凌玥喊道,她双手握紧刀柄,眼里的情绪在此时如同洪水一般喷涌而出,笼罩着整个牢房。

“楚凌玥你这个贱人,给朕住手!”浑厚男声萦绕耳畔,楚凌玥的动作猛然呆滞,待她回过神来时,双手一痛,金袍男人不知何时挡在了陆眀湄的身前,夺去了她的刀。

楚凌玥错愕看着李褚浚,千万思绪齐聚脑内最终形成一致,眼见李褚浚怒气蓬勃和陆明湄眼中闪烁的得意,楚凌玥便知道自己是彻底地输了。

“楚凌玥,本来朕念及旧情准备听取明湄的提议善待于你,却不想你这个恶毒女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对自己的妹妹下手!”李褚浚斥责。

楚凌玥满目疲惫,她明白自己无论怎么辩解都是一场空话,她嗤笑一声,唇角轻蔑:“李褚浚,身为一国之君却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你真有本事。”

李褚浚不明所以,陆明湄眼见不妙,顿时泪眼汪汪,小鸟依人地抱住李褚浚。她满脸哀怨,秀色可餐:“姐姐,我一心一意待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