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靖王爷来提亲

午后的太阳越发的毒辣起来,炙热的阳光烘烤着整片大地,树边的知了“吱吱”的叫着,空气中流窜着一股闷愁之意,让人愈发的烦躁不舒服起来。当方雪鸢踏足萧瀛的厢房时,床上躺着的萧瀛面色有些羞赧的红润。方雪鸢俯身要伺候他起床时,萧瀛却一下子拨开她伸过来的手,眼神有些躲闪的说道,“你下去吧,让长寿来伺候我就可以了。”长寿是萧瀛的贴身小厮。

方雪鸢心里有疑虑,但面上依旧笑靥如花的退下去招呼长寿过来伺候萧瀛,而她本人则退出厢房。待长寿伺候好萧瀛起床,推着萧瀛出来时,眼尖的她迅速的瞥到萧瀛已经换上了一件玄色的锦袍,对视她的目光依旧有些闪躲。

她百思不得其解,但只能暂时的压下心中的疑虑,引着萧瀛往饭厅的方向走去。

夫妻俩人到了饭厅,饭桌上已经摆好了各式各样的珍馐佳肴。萧瀛扇形的长睫微微一眨,目光迅速的在饭厅中扫视一圈,眉头不禁的暗暗发皱。

“贤婿啊,你睡的可好!”方富贵重新看到萧瀛,那热情可比苍蝇见到美食还要强烈,整个人立刻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的凑过去。

萧家真是个大户,他刚才趁着萧瀛休息时,暗点了萧家派人送来的礼品。看到堆积如山的礼品,他心里欢喜的不得了,对自己这个女婿也是空前的满意,心里对萧瀛那寒冷似的目光也少了几分的畏惧。恨不得好好伺候自己这个“财神爷”一般的女婿,好让他以后多提携他这个岳丈赚钱。

萧瀛不喜方富贵这般态度,勾着唇,淡淡道,“还可!”

方雪鸢最会察言观色,见到萧瀛的不喜,她立马向站在方富贵身边的刘月香使了个眼色。刘月香接收到自己女儿的眼色,也赶紧的上前拉住方富贵,笑着招呼道,“女婿啊,我们方府家小业小,不如萧家。如果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女婿你要多担待些。她嘴里客气的说着话,手上却暗自用力的狠掐了方富贵一把。

方富贵被她掐的差点直接痛呼出来,但碍于萧瀛在场,他的痛呼声最后只好又咽进喉咙里,恹恹的站到一边去。

长寿推着萧瀛落座,萧瀛抿了抿苍白的唇瓣,突然开口道,“怎么没有看到雪鸢的大姐?”

他这一问,倒像是石头落尽水里,激起千层浪花。方家三口人一时间面面相觑,突然就有些不自在起来了。萧瀛暗自的把他们的反应收入眼中,又不着痕迹的说道,“既然我和雪鸢成亲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也没有必要再避讳什么,还是请她出来一起共用午餐吧。”

方雪鸢勉强的笑了笑,嘴角硬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夫君……姐姐她的性格一向孤僻,喜欢独来独往,她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所以她恐怕不能来和我们一起吃饭了。

萧瀛双眸微抬,放下扶着轮椅的手,又伸手拢了拢有些散碎下来的头发,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鄙夷,“哦,但愿你说的是实话。”

方雪鸢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有些勉强起来,她赶紧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素鸡小心翼翼的放到萧瀛面前,转移话题道,“夫君,吃吃这个素鸡,我娘听说你平日里一直吃素,今天特地请外面的师傅过来给你做了一桌的素食,你看这素鸡做的跟真鸡那么像,你尝尝看好不好吃。”

萧瀛微敛这眼皮望向自己的新婚妻子,她清丽雅致,眉宇间和她的姐姐竟然有那么几分的相似。

黯然的垂下眼皮,萧瀛望向碗中的那块素鸡,拿起筷子,默默的品尝起来。

方雪鸢见他低头吃饭,一颗忐忑的心这才又放下去。

她心里清楚,要是让萧瀛知道方楚楚曾经许配给过他,以萧瀛的性格,他必定会对方楚楚负责的。不管方楚楚的贞洁是否还在,他都会的。

萧瀛是她的,她绝对不能让她的“好姐姐”又出来抢走这门好姻缘。

哼!方楚楚是谁?

只不过是个下贱,又被男人占了身子的破鞋罢了。

这一辈子,她方楚楚都只配仰着头羡慕的看着她的一切。

方楚楚要怪,就怪她那薄命的娘亲。如果她的娘亲没有把她生到方家,她就不用受这个苦了。

在方家,能够被人用骄傲口吻提起的名字只有“方雪鸢”这三个字。

萧瀛并没有理会自己妻子的想法,他垂着眸,别人都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而他这副神情看在刘月香和方富贵眼里,让俩人多了几分的惶恐,原本还算热络气氛一下子就降到冰点,没有人再敢出来说话。

一顿饭吃下来,一桌子上的人都似乎没有了胃口。

饭后,方雪鸢接过丫鬟手中的茶杯轻轻的端到萧瀛的面前,萧瀛接过茶杯,轻轻的含了一口茶水。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饭厅的大门口突然跑进一个人来,那人跑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那老刘是方府的一名管家,见到方富贵这般责备他,他只是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喘着气说道,“老爷……怪事了……外面有媒婆上门……说是要……要给我们家小姐提亲啊……”

“胡闹!”方富贵手当即的重重一拍桌面,“雪鸢三个月前就已经嫁人了,这是谁家人不打听清楚,这般胡闹!”在方富贵的心里,二女儿才是他的宝贝女儿,至于大女儿,哼……不能为他带来好处的女儿算个屁啊!

“老爷,不是……不是啊……”刘管家看了一眼方雪鸢,为难的继续说道,“那媒婆说不是……向二小姐提亲……而是向我们家大小姐提亲……”

“什么?”方富贵眼珠一翻,震惊的抬头望向刘管家。

萧瀛捧着茶杯的素手也是蓦的一僵,停在半空中,锐利的目光停留在刘管家的身上。

而相对于场中俩个男人的震惊,一旁的方雪鸢和刘月香显然也是一副吃惊错愕的模样。

竟然有人向方楚楚提亲?

真是好笑啊?

哪个瞎了眼的男人这么没有眼光竟然要娶一个破鞋回家。

刘管家顶着一屋子人的目光继续说道,“老爷,你快点出去招呼那媒婆吧。媒婆说……她是奉靖王爷的命令来提亲的……靖王爷要纳我们家大小姐为妾……”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