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道祖

第2章 诬陷

当龙雄灰溜溜的走后,比武长老看了龙杰一眼,心想如此子不是身怀绝脉,我龙家肯定会更进一步。因此子心思缜密,太阴险了。原来龙杰在说话的之时,刚好一位长老经过于此,才发生了刚才一幕。

龙杰自幼生活在阴险狡诈的大家族中,他身怀绝脉,又生活在这种环境中,他心性的成熟程度非一般可比。

这位比武长老对龙杰还是有所了解的,龙杰自幼身怀绝脉,一生无法修行,但此子其智过人,过目不忘,并且还有逆天般的悟性。如可以修炼,必成大器。心中也对龙杰产生了一丝的可怜之情,他也知道龙杰的生活连下人都不如,但他又作为龙家大少又不能死去,比武长老只是轻叹一声就离开了。

比武长老站在比武台上轻轻扫了一眼比武场下面之人,大声喝道:“今日比武,与往常一样,我宣布比武大会现在开始。”

因发生刚才一幕,龙杰现在也没心情再看比赛了,于是他转身走了。

龙杰开始了他平庸而烦躁的生活,他每天都照常去武阁楼去看书,这也成为了他每天要做的事情,但一场关于他的阴谋正在筹划之中,但他却浑然不知。

龙杰来到武阁楼,抬头看到了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武阁楼”。这三个大字散发出古老的气息,可见武阁楼历史沧桑和龙族古韵之深。

龙家武阁楼分为七层,第一层给予全族之人开放,第一层存放的乃是一些通常见到的书籍,当然这也是七层之中存书最多的一层。第二层书籍适合修行者观看,要想进入第二层必须达到炼气一层,只要你能达到炼气一层就可以进入。第三层乃达到丹气化白龙的境界之人才能进入。第四层乃是家族内门弟子的天堂,因这里可以看到龙家十大绝学之一的神龙爪,神龙爪练到圆满可以手碎蟠石,可见神龙爪的威力之大。第五层是家族精英弟子查阅的地方,还可以随时受到家族长老的指点。第六层是家族长老所可以进入的地方,听说里面存有龙家十大绝学。第七层则是龙家秘密存在,除了历代族长之外,任何人都无法知道这个秘密。若龙杰不是身怀绝脉,他可能会知道这个秘密,但这一切全因龙杰身怀绝脉与之无缘。生活在龙家之人都知道,龙家族规之严,这也是飞龙大陆家喻户晓的事情。

龙杰虽身为龙家大少,但其待遇却如下人般,这武阁楼也没有对他格外开恩,他也只能在武阁楼第一层游走。

龙杰今天照常来到武阁楼,不知今天他心情不好,还是其他原因,他在练气打坐之后头脑模糊,他原本不想去,但这可能已成了习惯。

武阁楼的长老看都没看龙杰一眼,就让他进去了,因龙杰每天都会来,长老对他也只能叹息一声。内心想:如果每天内门弟子能像龙杰般求知若渴,龙家可能早就恢复飞龙大陆第一家族的称号。

龙家其实在万年之前,乃是飞龙大陆第一家族,没有这个实力也无法保住龙姓的称号。可在万年前,龙家迎来了一场毁灭之灾。龙家老祖不知原因突然发疯,把家族中长老杀了一多半后进入武阁楼消失了,这也使得龙家实力减弱。

龙杰来到武阁楼后,自己身体突然彻底的不受控制了,一步步向武楼阁高层进军了。他原本只能在一楼行走,这次却不受控制的去了二楼。

在不远处的阁楼上,一位身穿龙家长老服装的中年人笑了起来,而站在他旁边的少年只是嘴角微张笑了一下。

不知今天什么原因,在武阁楼二楼居然就龙杰一人。这时突然传来一阵蹬蹬的声音,他心底有了一种不好的预兆。他现在头脑清醒了,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犯了错。一个大红色的贰,映照在他眼前。他刚要离开,一群身穿家族普通弟子衣服者挡住了他的去路。领头的龙杰认识,这个长得凶悍的少年乃是龙雄的亲信龙石。

龙石阴笑的说:“这不是我们龙少主吗?今天怎么来到二楼了。是不是龙大少可以修炼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是恭喜龙大少了,要是没有的话,那就别怪我了?”

龙杰心中也知道自己犯了族规,但他一向讨厌龙石这种小人。龙杰这时严肃的对龙石他们说:“你们这群狗奴才,也知道我是龙家大少,你们对我不敬,是否可知犯了族规。

龙石他们今天来是有目地的,那就是逮押龙杰,没想到倒让龙杰反咬自己一口。龙族的等级森严,如在龙族长老及核心弟子面前,普通弟子要主动问好行弟子礼。如若龙杰不身怀异脉,龙石他们是不敢这样对龙杰的,可惜老天捉弄人。却让龙杰的身份跟自己实际得到的哪堪称为天壤之别。

“是么,今日我便要欺负你这等废物少主,来人,把这犯规之人拿下,押到刑堂部受审!”龙石冷然喝道,龙石面对落难的大少,感到非常自豪。

众普通子弟听到龙石号令,就一拥而上。这些虽然都是龙家普通子弟,其修为也只不过是练气二层左右的实力,相对于龙杰来说不知强上多少。他们要拿下龙杰,那真是手到擒来。况且,龙杰在平时就如下人般,他们早就想欺负龙杰了,现在动起来也自然毫无顾忌。

“我犯何规,你们凭什么抓我?”龙杰被众人反手压在地上,心中已经感到达到了无比的耻辱,他努力挣扎,大声喝道。但他怎能挣脱修炼之人?他此刻感到了弱小者的悲凉,尤其是对他这种身怀绝脉的大少。

他又挣脱几下,他冷静下来了。龙杰冰冷道:“你们放开我,刑堂之路我是认识的。”

龙杰毕竟是龙家大少,他们再怎么样也不敢对龙街怎样,因为他身骨内存有等级观念。龙石也感到龙杰的决然,他现在有点后悔了,但事情发展到这般,他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放开他吧!只要他能过跟我们走就行了,毕竟他还是我龙家大少,要是被别人看到,会嘲笑我们龙家的。”龙石冷声喝道。

龙杰他们来到刑堂部,刑堂部这是龙杰第一次来到。他之前只听说过刑堂之森严,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他们进入之后,发现里面更是冰冷一片。里面还不断传来阵阵惨叫,让人感到身心冰冷。

龙石这时对高堂之人行弟子礼,道:“弟子龙石,已把犯人龙杰带到,特来交差。”

龙杰看了一眼高堂之人,心中顿时凉了许多。此人乃是龙雄之父,乃是刑堂长老龙任,龙任冷声喝道:“堂下之人,为何不行弟子礼,你可知罪加一等。”

如果按身份来说,龙杰乃是龙家大少,龙任乃是外脉之人,论身份,龙杰身份比龙任高贵。但乃得龙杰的身份与现实差距之大,他知道自己已经沦为阶下囚,这是逃离不了的,也是无法改变的。

龙杰冰冷说道:“我为何向你行礼?我乃龙家大少,你要知自己身份。再说,我犯之事也需堂主审讯,无需你这等来恐吓于我。”

龙石是知道凡主脉之人犯事,无需长老审判,需通家族族长及刑堂堂主共同决定审判,龙任今日来审龙杰已犯族规。

龙任听到龙杰这话后大怒了,龙杰其意是说自己在家族之中犹如外人,身份不如废物龙杰。他可是大长老之子,龙家长老。让龙杰一说,他颜面何在,尤其在其他弟子面前说自己。

龙任冷淡道:“我来时已请示过族长及堂主,这里一切由我作主!众弟子只按号令行事便行了!”

龙杰这时脸色突然变得惨白了,他并不是害怕惩罚,他只害怕一种结果,这种结果比死还要难受。也许这种结果他早就预想到了,只不过是来到太早罢了。

“难道真是他默许的吗?”龙杰心中问道。之后,龙杰呆滞原地不动了。

龙任看到龙杰这般模样,他阴笑了一下。心中想着:这就是得罪我儿子的下场,还敢羞辱于我,你只能认倒霉,天生废材,族长抛弃,只好拿你下手。

龙任冷声喝道:“今龙杰,因私自擅闯屋楼阁二层,已犯族规。现又因顶撞本族长老,罪加一等。则罚龙杰进禁地,受龙罚之刑。”

而听到“禁地”二字之时,龙石众多弟子蓦然变色,让他们脸上充满了惊惧。

龙杰开始之时也是惊惧,因流传于一句关于龙族禁地的话:鬼神莫进,龙神之罚,有死无生。但他想起自己父亲的作为,连他都不曾在乎自己的生死,而还要借他人将之毁之,那么其他一切还重要么!

龙杰呆滞站了起来道:“如此,那就走吧!”

龙杰举步向前,独自走向禁地。他心已碎,何来牵挂。他本来还想见到之人,已经没有念头。此去不知生死,只好听天由命。这也许也是他的解脱,他可以摘走戴在他头上十二年废物的头衔。他虽有不甘,但唯有这样才能不用受到世人唾骂和鄙视。或许龙族禁地才是自己最好的归地,龙杰木然前进,双眼空洞的向龙族禁地走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