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之歌

第1章  出人头地.人中珠玉(一)

冷风飕飕,寒气逼人,大雪初停的夜晚,一个年轻人呵着白气,搓着手,如很多其他过往客商那样,走进了渡口附近的客栈。

天气严寒,渡口已经结冰封冻数日,多数船只已无法运行,许多商旅、行人迫于无奈,都挤在渡口附近的客店,等着天气回暖,解冻通行,因此附近几家客店都挤满了人,房价水涨船高,来得快而又肯砸钱的,早早订到了房间,好吃好睡还有热水澡伺候,晚来的就只有在一楼随便找张桌子,和越来越多的旅客们挤一挤了。

似曾相识的情景,年轻人的目光在客店内游移,最终落在其中一桌上,那一桌的客人乍看没什么特别,商人、读书人、苦力,还有两名江湖味极重的武人,但当这么一群不相干的人,莫名其妙聚在一起,谈得甚是热烈,这本身就透着怪异,更别说这些看似九不搭八的人,身上都流露着相同的气质……

见到了目标,年轻人显得很高兴,迎上朝这边走来的一名店伙计,从他手中的托盘上拦截了一碟花生和酒,扔了几枚铜子出去,无视店伙计的叫骂,拎着酒与花生,就往那一桌挤过去。

“嘿,几位老兄,天寒地冻,借个位置,大家一起来交个朋友吧?”

本就很挤的桌子,忽然多一个陌生人要挤进来,这是很惹人讨厌的一件事,不过,看在这年轻人如此上道,还主动带酒来的份上,众人也就勉强配合,让出一个位置来给他。

“啧啧啧,诸位真好兴致,大雪下了几天,封冻渡口,大伙儿一块进退不得。”年轻人笑道:“诸位可知道,数百年前,曾有一位偕神雕共闯江湖的大侠,也是在这样的大雪天,出来行侠仗义,那地方应该就是此地,古时候的名字叫做……叫做……”

年轻人好像想主动说点江湖轶事,结果话才出口,旁边就有人哂道:“你是说风陵渡吧?这渡口最近是又叫回这名字。”

“呃,确实就是风陵渡……”

“你不是本地人吧?这渡口是叫风陵渡没错,但附近两百里内的四处渡口,都已经改名叫风陵渡,并且各自找来一堆学者背书,证明自己就是当年的那个,为此争执不下,打起了官司,最南边的那个风陵渡,没等官司有结果,就开始抢建主题风景区了。”

“是、是这样吗?”

“不信可以自己去看,虽然主题风景区还没盖好,但已经在卖风陵渡馒头、风陵渡灯笼,还有风陵渡桃子了。”

“………这真是一个大家只讲钱的堕落年代啊。”

卖弄知识不成,弄巧成拙的年轻人,讪讪地坐下,因为刚才出了糗,他不再抢着说话,只是静静地聆听。

年轻人坐下之后,那两名江湖客略带警戒地看了他一眼,约略印象是这小子年纪不大,却因为不修边幅,胡乱穿衣,加上一把大络腮胡,看来略显老成,不过那种搓着手的笑脸,怎么看都有些近乎谦恭,总之,绝不是那种霸气外露,值得注意的人物。

既然不值得特别注意,众人就老实不客气地倒酒、吃花生,继续之前的话题,眼下大地上局势动荡,各种族、各势力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不断,最吸引人们注意的话题,除了各地爆发的武装摩擦外,就是各式各样的宝物、宝藏消息。

“嘿,说那些已经过时的消息干什么呢?你们知不知道这几天北方的最新消息,大炼金术师吉尔菲哈特最新也是最后的作品,即将现世了!”

“真的?这可不得了啊,吉尔菲哈特造出来的东西,每一次都闹出不小的动静,这一次不知宝落谁家?”

这个新的火头,实在是点得刚刚好,众人的兴趣一下子给撩拨起来,比起那些虚无缥缈,背后还可能牵涉一堆阴谋陷阱的宝藏传说,大炼金术师的最新作品,这种好事要实际多了,况且,吉尔菲哈特并不是普通的大炼金术师,他所制造出来的魔导器,不仅在大地上保持多项纪录未被打破,更因此成就了几段传奇故事。

只是,这位大炼金术师本身也堪称传奇,他的际遇,再次证实个人实力未必能取得应有待遇,虽然有着被公认大地第一的炼金术成就,大半生却颠沛流离,兜兜转转于各大势力之间,欲建一番事业而不可得,还总是给人利用、出卖,谋夺他的作品,令这位以多产而闻名的大炼金术师,只能为人作嫁,作品成就他人功业,自己最终被逼困居山谷,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人是与世隔绝了,但一个有才能的名人,不管躲在什么荒凉角落,都会被满世界的人找上门。吉尔菲哈特所住的白银谷外,打他入谷而居的那天起,访客就络绎不绝,请他出手帮着打造魔法铠甲、神兵利器,还有些脸皮厚的江湖新人,直接求他赐赠过往作品,只要能得一件他亲手打造的神兵,就能在闯荡天涯时大占便宜,扬名立万了。

脸皮厚的,学乞丐般求讨,更无耻一些的,就是豪夺逼取了,为了这些纷扰,白银谷设有多重强力结界,更被浓雾封锁,令九成九的求宝之人被拒诸谷外,里头有些人为了表现心诚,死守不走,类似的人有样学样,越来越多,久而久之,居然形成了一个村镇,蔚为奇谭。

“吉尔菲哈特今年多大岁数了?也该七八十高龄了吧?距离他上一件作品天皇之剑问世,怎么也都有十多年了,我还以为他早就不在人世了,这次的作品是什么?”

“不好说,只是有风声传出来而已,没人知道详细情形,但这件作品足足十年苦功累积,岂同寻常?必定是惊天动地的神物!”

十年磨一剑,大炼金术师的这件作品,肯定非同小可,再加上吉尔菲哈特年事已高,穷尽心血造出这件作品后,恐怕有生之年,再也没这样的精力了,因此这件作品才被冠上“最终”之名。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