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龙武尊

第一章 怪梦

烈阳高挂,万里无云,深绿的树叶,烦人的知了,水气腾腾的池塘,三伏天已悄无声息来到。

“这鬼天气还真是热,避暑山庄的名头有假。”燥热的空气里传来抱怨声,低沉却略显稚嫩。

视线拉进些,青色遮阳伞下正坐着一个人,灵动的眸子时而盯着水面,时而瞥向旁边,貌似在内心挣扎些什么。

少年头戴草帽,挂上暗灰色的墨镜,上身是纯白的衬衫,五分牛仔裤遮不了健壮的小腿,俨然一副凉爽的行头。

不耐烦地将一块石头丢入水中,任涟漪不断,惊动鱼儿,他已有放弃之意。

这天气真不适合出来浪,呆在家中吹空调它不好吗?

少年名为醉红尘,是一名大学生,趁着放假,便来到了这有着避暑山庄美称的老家,顺便看望爷爷奶奶。

看惯了都市的车水马龙,一下子视野里全是自然风光,醉红尘当然要好好体验一番。

说来也怪,他一个快要成年的大人,却总认为美景能洗涤内心的污浊,这才是放下手机、拥抱自然的真相。

早起逐朝霞,黄昏叹夕阳,露天观繁星……

没事钓条鱼,爬棵树,偷个桃,生活美滋滋。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酷暑难耐,蚊虫叮咬,这让醉红尘时时在怀疑:这避暑山庄的美誉是怎么来的?

为此他还特意去向长辈请教一番,得到的答复果真是通俗易懂。

“高山上冷一些的道理都不晓得,你读个啥子书……”

一想起之前老人家的解释,醉红尘哭笑不得,极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说法。

麻利地收拾好家伙,少年便向着家中赶去,他一刻也不想继续在大蒸笼中待着。

要知道冰箱里可是有很多宝贝的,醉红尘坚信它们也期待和他相见……

乡村里阡陌交通,两旁是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房屋,有青砖瓦房,还有小竹屋,也有茅草房,甚至存在高大别墅。

少年的家境并不好,顶多称得上个中下阶层出身,别墅自然不是他的家。

不过嘛!吃不到葡萄还不能说葡萄酸吗?毕竟是个人,都免不了俗。

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他明白它不属于自己,却坚信总有一天他会出人头地。

到时候住个更大、更豪华的别墅,想必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中生活,感觉会很不错吧!

数年后,醉红尘每当回首往事,这个幼稚的想法总会令其会心一笑。

今日过后,这个俗世中的少年将经历一场奇幻之旅;再入俗世,心境大变,超凡入圣……

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醉红尘再次抬头时,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鬼鬼祟祟推开半掩的木门,轻轻放下装有渔具的水桶,将门闩随手一搭,身子便窜到冰箱前,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奈何是惯犯,手脚虽轻,但还是惊醒了午休的众人。

这不醉红尘刚打开冰箱门,房屋内便传出苍老的声音,温柔而无指责之意。

“尘娃子,冰箱里有刚切好的西瓜,慢点吃,别噎到了!下次中午别出去玩,太热很容易……”

奶奶这段充满关切、伴有小小指责的话语如春风般舒服,抚慰着少年的心灵。

即使没吃下冰凉的西瓜,醉红尘不满的小情绪也去了大半,当然有解暑解渴的西瓜也不会傻到不要。

正当少年沉浸凉爽的美好感官下,大快朵颐,吃相不弱猪八戒。

一声巨响突现。

惊得起他直直坐起,甚至忘了放下手中的汤勺。

如妙音仙曲有着摄人心魄的魔力,醉红尘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目光呆滞,看不到一丝神气。

又是那个梦,那个重复过无数次的怪梦,梦中若隐若现的倩影、莫名其妙的话语、熟悉而陌生的环境……

醉红尘痛苦地呐喊着,却发不出声,白日做起怪梦,端的是诡异万分。

这是一片灰蒙蒙的世界,周围死寂沉沉,让人莫名多了几分苍凉、孤寂。

待眼睛暗适应后,细看有数道鬼魅般的身影穿梭其间,高速的运动让少年穷尽目力也难以捕捉,反倒引得头晕目眩。

不同之前数次的场景,这一次的梦更加清楚、真实,让醉红尘明知是梦却难以清醒。

最为明显的感受便是那道倩影的变化,以及更为连贯的表达。

她面带微笑,如同不染凡尘的仙子,神圣缥缈的气质让人难生亵渎之心,就这样漂浮在半空中,平静地凝视着醉红尘。

女子虽未开口,但震人心魂的声音却不绝于耳,回荡这片天地间,久久不能消散。

“亿年光阴处处寻,如今终觅有缘人。”

“月圆夜,门外声,引魂归,救荒芜。”

“悠哉,乐哉,红尘归乎?”

……

少年直呼怀疑人生:这到底是梦?还是我一直在做梦,从未醒过来?

没有人能为他解惑,诚然这种匪夷所思的梦要真要探个究竟,可能就算是最好的医生也束手无策。

闻到熟悉的清香味,醉红尘不用睁眼就清楚刚刚发生的一切。

他已经连着好几天突然昏迷,家人们为此还请来了医生,然而都无功而返,甚至连号称妙手回春的大夫找不出病因。

无论是为了身体健康,还是满足好奇心,醉红尘决心要深入求证,弄清楚是何物在作祟。

说起来,最近他经历的一系列诡异事件都跟那个梦有关,所以这一切还需要从怪梦着手。

妙龄仙女的倩音一直萦绕耳旁,醉红尘分析着话中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之前平淡的脸色已然大变,此刻的他激动而害怕。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整个村落静了下来,远处的几声狗吠让这个夜不同寻常。

跟往常一样,醉红尘草草地填饱肚子,便急匆匆去了楼顶。

仰望夜空,繁星皎月,阵阵微风吹走燥热。

若要区分今晚的天幕,那头顶又大又圆的月亮必然很突出,午夜过后便是农历十五。

在期望中等待无疑是折磨人的,醉红尘坦然的心态已然杂乱无比,不争气的身体提醒着他入睡。

刚掀起被子,疲倦的身子还没向下倒,一阵诡异的敲门声让少年心神颤动,睡意全无。

“爷……爷爷,你听到有人敲门了吗?”鼓起莫大的勇气,醉红尘颤抖地对床尾的老者问道。

老者刚躺下,习惯性地回答少年,语气里满是惊疑不定。

“没有呀!难道又病发了吗?老……”

“哦!刚才我听错了,是风刮的声音,您老早点睡吧!”理智地打断老人,醉红尘心里已有定论。

这果然是冲着我来的!我就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为了不让二老为他担惊受怕,醉红尘决定等他们睡熟后再行动,说起来这事挺骇人听闻的。

时钟“咔呲咔呲”地发出声响,周而复始,仿佛其中夹杂着呼喊声,为黑暗增添了几分诡异。

一整天的活蹦乱跳下来,身体还是吃不消,倦意让思绪归为虚无,呼噜声此起彼伏。

如同被针刺入神经,熟睡中的少年惊醒,敲门声依旧有韵律地响着。

他知道真相就在那扇门后,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下意识地望了一眼挂钟,离午夜时分还有两分钟。

不再多想,醉红尘翻动身子,打开手电,从包里拿了根双截棍防身,就向着大门走去。

说不怕那是假的,从小听鬼神故事长大,此刻此地正符合鬼魅出没的条件,醉红尘手中的双截棍又紧了几分。

短短数米间,如同跨越了亘古长河,手心窝冒出的汗珠润湿了衣袖,他好不容易走到了门前。

然而还没等少年的手放在门闩之上,敲门声却戛然而止,他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