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世间

第2章 亭上十分绿醑酒盘中一味黄金鸡

“烧鸡味好是美食,健康绿色有价值。小孩吃了长身体,老人吃了腰板直。男人吃了壮筋骨,女人吃了衰老迟。回家不用动炉灶,打开餐桌就进食。一只只要88张粮票,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大家来尝一尝看一看啊……”

刚进入东区,熟悉的叫卖声就在耳边响起,那个满脸横肉的光头矮胖子就是铁公鸡他爹钢公鸡。

“铁公鸡,你说你爹咋就那么小气呢?买个录音喇叭他不香吗?成天扯着嗓子自己喊,不嫌累的慌?”

竹竿搂着铁公鸡的肩膀大展言论,铁公鸡还是小心翼翼的样子,他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我,我,我爸他,他,他就就就就就,就是这个样子!而且,我们家也也也是他说了算的。”

铁公鸡说完,一群人就直勾勾地看向了铁公鸡。

“别,别,别这样盯盯盯盯着我啊!”

铁公鸡双手抱在胸前,他更加紧张了。

“好了,好了,别围着他了,公鸡一紧张就结巴,等会进去咱们速度快点,拿了鸡屁股就跑,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公鸡,为了我们的幸福生活,拜托了!”

四眼双手搭在公鸡的肩膀上,表情严肃地说道。

铁公鸡只得无奈点点头……

钢公鸡喊了一会就躺在摇椅上开始休息,左手拿起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右手端起桌面上的水饮下,然后又拿起折扇开始扇起来。

咔哒!

嗯?

正在摇扇子的钢公鸡手停了一下,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自己儿子回来了,不过,他既然走后门不走前门,看来又带着那群小伙伴来偷鸡屁股吃了。

想到此,钢公鸡继续晃着椅子摇着扇子,然后从怀里掏出一面镜子悄悄地竖了起来。

镜子里,自家儿子带着两位小伙伴弯着腰踮着脚从门缝里走进来,然后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在自己儿子的带领下走进了厨房……

四眼和田鸡刚进厨房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铁盒子,走近一看,满满一盒子鸡屁股。

“公鸡,你家这生意挺好的啊,你至于每次出来都是蹭吃蹭喝的吗?”

四眼一把拍掉田鸡已经伸出去的爪子,然后悄声对铁公鸡说道。

“我我我唔!”

“嘘!”

铁公鸡的大嗓门还是没变,刚一开口就吓了四眼田鸡一大跳,田鸡连忙捂住他的嘴,然后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

“老板,来只烧鸡,鸡屁股不要!”

“好嘞先生!来,请。”

“嗯,谢谢。”

呼!还好没事儿。

听着外面的动静,四眼稍微松了口气,他这才慢慢地松开手。

“好了,田鸡抱着箱子,咱们撤。”四眼小声说着,然后拉着铁公鸡悄悄地往外走。

四眼先探出头看了一眼,钢公鸡还躺在摇椅上晃着,然后他朝里面挥了挥手,示意田鸡先走,然后自己跟了上去,铁公鸡跟在四眼的后面。

田鸡已经抱着箱子出了后门,四眼也跟着溜了出去,就在铁公鸡也要跟着出去时,啪!铁公鸡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颤颤巍巍地扭过头去,看着凶神恶煞的男人,吞了一口吐沫,嘴唇颤抖地发出一个声音:“爸!”

钢公鸡提着菜刀一把拉住铁公鸡,将他直接甩到身后,然后拉开后门,看着目瞪口呆的九人,怒道:“哇呀呀!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又跑我这儿偷吃,看我今天不剁碎你们。”说着,钢公鸡就挥舞着菜刀做状想要砍下去。

“跑啊!”

四眼反应最快,吼了一声之后就带头第一个跑了,不愧是老大,论跑路是真的快;后面跟上的是白凤,他一言不发,只是紧紧地跟在四眼后面;然后是瘦猴,别看他人矮腿短,可这瞬间爆发的速度却是非常快的;紧接着的是竹竿,啧,人家就腿长,跑起路来敢跨大步似的,你根本没辙儿;再下来就是汉奸、田鸡和面瘫,三人见钢公鸡出来就开始跑了,可惜速度比较慢,根本跑不过这几个;接下来是假君子,一天天的,不仅人虚伪,身子也虚,一跑起来就是垫底的;最后是飞毛,这小子笑眯嘻嘻地看着钢公鸡走近,然后做了个鬼脸拍了拍屁股,挑衅着钢公鸡。

钢公鸡恶狠狠地看了飞毛一眼,哼了一声扭头就追上了假君子,用刀背朝着这小子的屁股上狠狠地砸了一下,假君子顿时发出了龙吼之声,然后在剧痛之下猛然加速冲到了前面去。

看着几个小子跑远,就只剩下飞毛一个还在旁边笑眯眯地挑衅着他,钢公鸡鸟都不鸟他就走进了店里,然后关上门。

“哼!没劲!”飞毛朝着钢公鸡的方向哼了一声,然后拔腿就朝着队友的方向跑去。

“但凡能追的上我肯定扒了你小子的皮,还挑衅我!”

钢公鸡咬牙切齿地将铁公鸡拉进了自家的卧室。

啪!

“你小子学什么不好偏偏一天天的学着偷东西?还TN的带贼进自己家门。”

铁公鸡的左脸上挨了一巴掌,顿时红肿起来,一个明显的五指印在上面,眼泪哗的一下就出来了。

见自己儿子如此窝囊,钢公鸡很是无奈,索性,他将门店关掉,然后坐在儿子旁边,和他细细说了起来:

“儿子,我让你和他们玩不是让你去学习他们的缺点,而是去学习他们的优点,结果呢,你跑到自己家里做贼,你觉得对吗?”

铁公鸡抽泣着回复道:“可是,可是,你又不给我给粮票,每次出去都是我跟着他们蹭吃蹭喝,他们不就是来偷吃点鸡屁股怎么了?而且,那鸡屁股都是客人不要的,留着咱们也吃不完。”

钢公鸡闻言露出无奈地表情,他摸着自己儿子的脑袋,然后说道:“虽然你老子我也是个没文化的人,但是我不笨啊,为啥你就这么笨呢?难道你就没发现吗?十年了,TM的你们偷老子鸡屁股整整十年了,你看那鸡屁股的摆放地方有变过吗?是我一个成年人防不住你们这群小屁孩儿吗?啊!每次我打你不是因为生气你带着人来偷,哦不,就是因为这个,你TM就不会张嘴问吗?啊!你是我亲儿子我能不让你们吃吗?次次都来偷,咋滴,这是我家不是你家啊!至于粮票为什么不给你,我告诉你,你那些朋友们的钱都是他们自己打工赚的,孩子,你长手长脚呢,别问我要粮票,你去跟着白凤飞毛一起拾破烂也能养活自己;跟着瘦猴竹竿一起去贴小广告也能活;跟着四眼汉奸假君子一起去修机器也可以,不会你就跟着他们学,从小玩下的朋友,肯定会教你的;实在不行就去跟着面瘫田鸡去学按摩,给别人按摩去,也能养活你自己。懂吗?你长大了,要学会自力更生,这些年我是一直在你们平哥那里交保护费才能安心把店开下去,可马上永平就要走了,到时候没他的庇护,老子这店估计也要被那群吸血鬼强取豪夺了!到时候我就成了一穷光蛋,你就是穷光蛋的儿子,手里没点本事儿,活下去都是问题!”

“爸!你刚说什么?平哥要走了?”铁公鸡猛然站起来问道。

钢公鸡此时故作惊讶地表演了起来,面部表情的微微调整成功地让儿子相信平哥是真的要走了,而自己是不小心泄露消息的。

“不行,我要去找四眼他们!”铁公鸡此时哪里顾得上自己老爹在训话,直接从后门冲了出去。

“喂,臭小子!”

钢公鸡赶到后门时,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他笑了笑,然后重新走了进去,关上了后门,也许,自己儿子也要走呢。

“亭上十分绿醑酒,盘中一味黄金鸡!永平一走,咱这烧鸡店怕是也要关门了呢,不过,挺感谢永平送的这句诗,很好,哈哈哈……”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