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世间

第4章 金鳞此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脑海里,第一次与苏馨见面的场景、苏馨教自己知识的场景、苏馨生日时的场景、自己生日时苏馨献吻的场景……

一幕幕,温馨美好的记忆,这就是爱情吗?真幸运啊!能够遇到你,傻丫头……

“臭小子!你傻笑什么?”

突然传来一道严肃的声音将永平从回忆中拉到现实里,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邋遢男人,尴尬地笑了笑:

“没,没啥。”

邋遢男人哼了一声就走进厕所,哗啦啦的流水声传出。

永平其实非常好奇,自他有记忆起到现在也有个十五年了,十五年来养父就是如此邋遢的形象,那他身上为什么一点味儿都没有?

片刻后,水声停止,噗(长音)的一声过后,邋遢男人便从厕所走出。(因为是在地下世界,所以这里的排便系统采用的是真空‘排便系统’~火车上的盥洗室,画面是不是一下子就出来了。)

他伸了个懒腰,走到永平的旁边坐下。

“小子,什么时候走啊?”

“明天”永平笑着回答道。

“嗯,走了以后就别回来了。”男人淡淡地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若平地惊雷!

永平的笑容瞬间消失:“什么?”

“我被你拴在这里整整二十年了,如今,你既然要走了,那我也该走了。走了之后就不会回来了,这个地方又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随着男人的话语说出,一阵白光从他的身上闪过,邋遢的形象瞬间改变: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紫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永平彻底看呆了,这是我养父?和我一起生活了整整20年的那个邋遢男人?

又闻这个帅的不像话的男人开口说道:

“当年你父母拜托我抚养你的时候,你才刚刚出生一个月。他们给你取了名字的,叫做慕容永平,希望你一生平平安安没有作为,就做一个平庸的人。”

“可惜啊,有的时候,人想要平庸一辈子都很难,我也没想到我就几天没在你身边盯着你,你就在这癸亥区混的风生水起,当时我就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去那里的,毕竟,金鳞此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你母亲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千万不要告诉你,你的姓氏为慕容,只取永平二字。所以这些年我也只叫你永平。”

“如今,你既然决定要去那里,有些事情我也该告诉你了。”

“你的父母,他们是英雄,中区的那两座雕像,就是他们的模样,60个安全区都有他们的雕像,想他们了,就去看看。”

“你的父亲叫慕容启锋,是一位军人,军衔少将,也是当时最年轻的将军;你的母亲叫做南宫少蓉,是一位警察。你母亲生下你的时候刚好世界末日来临,本来将军是请了三天假的,可当那个电话响起的时候,当这个世界彻底黑白化的时候,将军必须要走,他回了部队,临走前批了我的假,请求我保护你们母子,而我,是你父亲的副官。”

“那场灾难死了不少人,我带着你母亲和你这个累赘也是非常困难地活了下去。我们躲藏在你父亲早就准备好的安全屋里,在惶恐不安中度日,这期间你是各种发烧昏迷,急得我们团团转,一周后,你父亲派人来接我们,还顺带给我们送来了两支新型研制的药剂,还有一封信,是给你母亲的。”

“你母亲看完信后就拿起一瓶药剂让我饮用,我当时不知道那是什么,心里就想着嫂子让我喝我就喝,然后就喝了,没想到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后来才知道,这个药剂,总共就研发出来四支,一支送去了中央,一支哥喝了,两只其实是给你和你母亲的。你母亲给了我一支,剩下的一支她给了你,不给你喝的话,已经高烧昏迷的你撑不过去的,这也是这些年来你没有生过一次病的原因。”

“后面的事情涉及到保密协议,等你级别达到了自己去查。再能说的,就是短暂地经历了一个月后,我们在地底下1万米处建立了60个安全区,然后龙国子民全体执行迁入地下的任务,也就是在这个任务当中,你的父母为保护我们的同胞牺牲了,他们也是在这次灾难中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死后均被封为上将军衔,雕刻塑像以此怀念,让世人谨记!”

“至于为什么不让你跟着他们姓,你听过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吗?”

永平点点头:“听过。”

“那你是否还听过功高震主这四个字?”

永平迟疑了一下,然后又点了点头。

男子见状盯着永平看了许久,然后生气地说道:“我给你讲知识的时候你不听,那女的讲你就听啊!你看看你短短的一年时间变了多少,我估计她要是不来,你也不会去那里!反而会安安心心的待在这个小地方。哼!”

“哎呀,上官叔,不要生气啦,我女朋友要给我教我也拒绝不了哇!”永平一把搂住上官的胳膊撒娇道。

“我+某种植物,你给我撒手,老子不是GAY!”上官一把扯开永平的手将他推开。

“GAY?”被推开的永平一脸好奇:“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啊?不知道就算了呗,或者去问你那个小女友也行。”上官冷着脸回了一句。

“切,不说就不说,我还懒得问呢!”永平爬到自己床铺,蹭蹭两下鞋子就飞了出去。

上官看着反倒是有点无语了,他不禁问道:“永平,你,确定没啥事儿吧?”

“哎呀,没事儿没事儿,睡了睡了。”永平把头朝墙边一扭,就打起了呼噜。

“去了那里也不要过于隐忍,你在癸亥区所看到的黑暗,在那里是没有的,他们非常注重有天赋的人,你越优秀,关注你的大人物越多,你也越安全。若是得罪了小鬼,他们想要为难你也没那么容易,切记,不要低调,但也不要过于高调,该收起锋芒的时候就收起来,这些年你在这里混,这些道理也应该明白,还有,切记,不要用你的姓氏。”

上官走到高低床前,对永平说道:“保重,我走了。”

咔哒!关门声响起,上官的脚步声越来越轻,永平的眼角滑落弱酸性透明无色液体……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