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世间

第5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睡梦中的永平突然惊醒,梦里的黑暗画面和血色场景让他心烦意乱、头痛不已,他轻揉着太阳穴从床上坐起,然后跳下,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清醒一下。

中区的时钟连响了十六下,看来是下午四点了。

平哥甩了甩脸上的水珠,然后拽过一条毛巾擦着脸从卫生间走出,对着墙面的镜子他仔细地看了看,理了理头型,嗯,还是这么帅,随即就扔掉毛巾,推开房门,微笑着走出,他要去赴约了,与美女相约,要开开心心,时刻保持微笑,岂能带着一张苦瓜脸过去?

……

“你说什么?”

九个人异口同声。

铁公鸡被吓地一哆嗦,呆在了原地。

“说话啊!平哥真的要走了吗?”

四眼心急,抓着铁公鸡的肩膀晃了几下,语气也有些严肃,得,本来铁公鸡就有点紧张,这下更紧张了,他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示意确定了平哥要走的消息。

“真要走!他要去哪里?什么时候走?”四眼松开铁公鸡自言自语,然后猛然抬头用充满希望的目光看向铁公鸡:“你知道吗?”

铁公鸡摇摇头。

果然,铁公鸡这小子笨,肯定不知道,四眼转过身,踱步而走,紧皱地眉头让兄弟们都知道,军师开始思考了,九位兄弟都是乖乖地站在一旁,别人不知道,他们可都清楚,敢在四眼思考问题时打断他思绪的也就只有平哥,至于其他的人,呵呵,一顿胖揍是免不了的。

“飞毛。”

四眼看向飞毛,飞毛闻言目光迅速与四眼相接:

“你腿脚快,去中区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儿?”

“好嘞,四眼哥!”飞毛点头应下,正要动身时却听闻。

“不用了!本大爷已经知道了!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吧!”

人未到,声先至,又是如此雄厚之声,怕是一年前被砸了场子的黑熊寻仇来了,这家伙身强体壮,力大如牛,武力代表又不在,看来只能智取,不能玩硬的,不过,他知道什么了?四眼眯了眯眼,目光射向门口。

哐当!

房门直接被卸掉!

“哎呀!诸位兄弟啊,真是不好意思,你们这鹰帮的门太不结实了,咱就轻轻一碰,门就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还请见谅!”

一个身形高大强壮、双臂孔武有力的男人拎着房门弯腰走入,他将门扔在地上,然后直起腰,虎目一瞪,目光扫视而来,光是站在那里就犹如一座大山,给人压迫感十足,这目光一扫,铁公鸡被吓得直哆嗦,其他几个兄弟也都是咬着牙苦苦支撑着,看到这群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们的反应,黑熊很是满意,咧嘴一笑,从眼睛到嘴角的伤疤皱在一起,更显狰狞。

“黑熊大哥,许久未见,不知您来鹰帮有何贵干?”四眼抱拳走出,作为团队的智囊,此时老大不在,他自然是要站出来的。

“起开!你算什么东西!叫永平出来,大爷我要见他!”

黑熊一把将四眼推开,然后迈着八字步十分嚣张地走到主位坐下。

白凤眼疾手快,一把将四眼扶助,飞毛见状满脸愤怒地想要上前时被四眼一把拉住,他很不解地看向四眼,结果四眼用非常冷漠地眼神在盯着他,最终在四眼冷漠的眼神下飞毛很无奈地选择了妥协,他乖乖地站到后面,看着地面,浑身颤抖着……

“切!没劲儿!”

黑熊撇了撇嘴,然后看着四眼弯着腰满脸陪笑走到自己面前:

“黑熊大哥,我们平哥真的不在!”

闻言,黑熊脸一板,他一把捏住四眼的脖子将他提起:“那他去哪儿了!”

“四眼哥!”

后面九人看着四眼被拎起皆是焦急地向前冲来。

“没,没事儿!”四眼即使被捏住脖子提起来,嘴里也赶紧发出声儿让兄弟们别担心,手背在身后打着暗号,让他们别冲动,本打算冲上来救人的兄弟们在看到这个暗号后也都停下了脚步,九兄弟一起站在那里焦急地看着四眼,对黑熊也是满眼的怒火。

黑熊见九人不敢上前不屑地哼了一声,随后便看向脸色涨红的四眼,感觉四眼好似快要断气,黑熊犹豫了一下还是松了手:“你给我说实话,永平去哪里了?”

咳!咳!

四眼跌坐在地上猛然咳嗽了几下,然后被兄弟几个冲上来搀扶起,他大口吸收着本就稀缺的氧气,然后抬头看向了黑熊:“我们老大昨儿早上就去了中区,至于去干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之前我准备派飞毛去中区看一下怎么回事,毕竟整整一夜都没见人了。”

黑熊听完后眼神剧变,他面目狰狞地开口问道:“你是说他昨天就去了中区?”

四眼他们点点头以示肯定,黑熊终于不淡定了,他思考片刻,便焦急地走出鹰帮,直奔中区。

十兄弟目送黑熊离开,没人敢拦截,也没人能拦得住他。

“哥,你没事儿吧。”一群人连忙关心起四眼,四眼挥挥手,让他们退开,然后眼神狠狠地盯着门口:“准备一下,我们一起去中区探个究竟。”

……

西区

一处小平房里,苏馨打开房门走了进去,随手将皮筋取下,头发披肩而散,长可及腰。

她将自己扔到软绵绵的床垫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不禁露出微笑:

“话说,认识这个傻瓜已有1年了吧。”

“刚遇见时,这傻子竟然在收保护费,笑死我了,咯咯咯!”想到这里,苏馨发出一阵鹅叫声!

笑完之后又是一声叹息:

“唉,当时本就只想陪他玩玩,逗逗这个小自己好几岁的臭弟弟,怎能想象我竟然真的心动了,还是老牛吃嫩草。”

“不过,当时都没想到他为什么能收到保护费,还没有警察管,后来还是他给我说的原因,嘿嘿,没想到臭弟弟这么厉害。”

“这种软绵绵的大床我也只在家里见过,自从跑出来后还是在他这里才能再睡到这种软绵绵的床,真是太好了\(^▽^)/!”

“臭弟弟最近也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呢,根本没有刚认识时的青涩,还跟着我学习文学知识呢,结果越学越流氓,哼!”想到这里,苏馨脸已经红透了,她哼了一声将脸埋进了被子里。

嘟嘟嘟……

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苏馨一惊,连忙从床上爬起,她很是慌乱地看向手表,这个点永平绝对没来,那看来就是要接我回去的那位来了。

苏馨犹豫许久还是决定打开房门,面对这个陪自己度过一年多生活的老头,亦是保护自己一年多的老先生!

“李老,请进!”

“大小姐,我是来接您的,就不进去了,您收拾一下,我们就走吧。”

“能,让我和他再见一面嘛?”

“大小姐,您确定再见一面之后您还能狠下心离开?”

“这,好吧……”

永平面带着微笑来到自己给苏馨安排的住处,见房门虚掩着,永平摇摇头推开房门:“这丫头!”

永平原以为是苏馨粗心大意没关门,却没想到推开房门后看到的是空旷的屋子,以及床上沾着泪水的一张纸,上面写道: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字写的很快,很急,中间那里都连了起来,这跟苏馨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她一定遭遇了什么麻烦!我该怎么办!呼气!吸气!冷静冷静!冷静下来啊!慕容永平!你给我冷静下来!

嗖!

叮!

在慕容永平使劲控制住自己的时候,一支箭突然射来,擦着永平的头顶飞过,正在做着深呼吸的永平惊出一身冷汗,这种死亡的气息,太恐怖了。

他抬起头一看,墙面上定着一支箭,往门外看去,什么也没有发现。

箭头上的东西,应该就是苏馨口中所说的信封了,永平拔下箭,将信打开,看完里面的内容,然后又联想到苏馨写下的那句诗,永平大惊失色,他赶忙朝门外跑去,信,从手中滑落,他也没有留意。

信随风舞动,在空中飘荡,没人注意到它飘去哪里,也没人注意到,今天竟然有风了!

而信的表面,隐隐约约写道:

苏馨,一年后,甲子区大婚!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