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世间

第6章 生在世家命不由己

中区

传送站的门口

“李老,我不想回去。”

“大小姐,您都为难我一路了,现在到门口了,咱就安心地走吧。权衡利弊我都给您讲过了,您二位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您能在这里安心度过一年那是先生给诸葛家打过招呼的!否则,那个傻小子早就死了。而且,您若是不离开!那诸葛家能忍得了一年,还能忍到您婚期将近?诸葛家是要脸的大家族,诸葛世奎更是个注重颜面的人,您就算不愿意嫁给诸葛世奎,也要为那小子考虑吧,诸葛家的人就在癸丑区等着呢!等着杀他呢!”

苏馨低头抓着衣襟咬着牙犹豫着,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虽然是预料之中的事,可她真的很喜欢和这个“傻白甜”的臭弟弟一起生活的日子,可惜,生在世家,命不由己!平哥,只愿来生,你我皆是凡人!

“走吧,李老,我们回家。”

苏馨话语轻轻落下,终于不再纠缠,率先朝着站里走去,李老看着自家大小姐的背影,然后伸手擦掉脸上的水珠,他知道,这是小姐的泪,他也知道,小姐这一年过得很开心,男孩也很不错,一年的时间,从文盲变成出口成章的才子,性格也很好,人品也好,只可惜,小姐生在世家,身不由己啊!

不过,男孩的养父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自己完全看不透,若是男孩另有背景,只要稍微强点,比普通人强,那大小姐这边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夫人的家族也不弱啊!

四眼一行人来到了中区,中区这里不大,只有一个直径五十米的方形巨柱,巨柱高三米,每面墙壁的正中间都有一个入口,四个长方形壁面上还都刻着奇怪的东西。他们并不认识这是什么,好像只有这些守卫者还有那些外地来的高官才知道。

兄弟们刚到门口就被守卫拦住,要求出示令牌,否则不许进入。

“令牌?什么令牌?”

四眼一行人被问住了。虽然他们在癸亥区生活了很长时间,但是这中区的一切他们并不了解。

因为中区向来神秘,平哥也不让他们来这里,包括各自的父母都有叮嘱,轻易不可靠近中区,问其理由,皆言日后告知。

“呵呵!你们连令牌都没有!还来中区?一群土包子!”

刺耳的嘲笑声传来,众人拾目望去,原来是一位年轻公子骑着自行车行驶而来,他穿着华丽的衣服,戴着用绿色帽带和珠宝装饰的帽子,腰间挂着白玉环,左边佩戴宝刀,右边挂着香囊,手中拿着刻有天下无双的扇子,整个人光彩鲜明。

和四眼兄弟一对比,这位年轻的公子简直和神仙似的,而四眼他们,就好似地上的泥鳅,穿的破破烂烂,衣服上的补丁随处可见,唯一看的过去的也就是有强迫症的白凤,依旧是一袭白衣,骚包无比!

四眼十人眼巴巴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公子从怀里掏出一块龙形令牌递给守卫,守卫接过令牌,然后在门口的机器上刷了一下:“滴!”

“请收好令牌,里面请!”

守卫马昱恭敬地将令牌接给年轻公子,然后错身挪开位置,让这位年轻公子进入。

年轻公子藐视地目光扫过四眼众人,然后从中区南门走入,其身后的十名黑衣男子转身跨上自行车朝东南区骑行。

“这混蛋!”飞毛咬着牙,拳头攥的紧紧地!

“走吧。”

四眼扭头就朝着西区走去,后面的兄弟们一脸懵逼,然后赶紧跟了上去,守卫用平静地目光送他们离开,然后回过头来,嘴角慢慢弯起:“年轻真好!”微微一笑间,饱经风霜的脸上皱纹密布,沧桑至极……

“四眼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四眼的脚步很快,表情也很严肃,听到兄弟们的问话,他猛然停下脚步,然后扭过头来看向众兄弟眯了眯眼:“白凤跟我来,其他兄弟两人一组看住四个入口,遇见平哥,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拦住他,让他跟兄弟几个道个别再走。”

“好!”

四眼一发话,兄弟们立马有了重心有了目标,他们赶紧分配起来,两两一组地朝着四个门口跑去。

“我们也快点吧。”

四眼招呼着白凤,一起朝着西区跑去。

西区和中区的窄道里,永平斜眼扫视,看到四眼白凤从自己的面前跑过,他才拉下自己的黑色衣帽,朝着中区南门走去,他猜测在那里守着的一定是假君子和铁公鸡,因为,他两体能最差!

中区南门,马昱眼神一扫,嗯?这两小子怎么又来了?

只见假君子和铁公鸡飞奔而来。

马昱眉头一皱,然后向右一转,手从腰间抽出电棍,若是这些小子们敢强闯中区,他虽然心善,但不介意给他们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跑在前面的铁公鸡眼见守卫掏出武器面向他们,他连忙刹车,脚底火花冒起,终于在距离马昱三米远的时候刹住了,正当铁公鸡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让让让!我停不下来了!”

熟悉的声音从脑后传来,铁公鸡还来不及回头就感到身后巨力传来,二人相撞在一起,向前扑出,摔在了马昱的面前。

马昱看着两位趴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样儿的,也不像是来强行闯关的啊!

西区

四眼带着白凤一路飞奔,可算是跑到了目的地,看着虚掩的房门,四眼心中一惊,来不及擦掉头上的汗就赶紧去推开房门:果然,我还是来晚一步!

“刚刚那小子手里拿着的是龙形令牌,我曾在平哥的身上见过一次,黑熊提起我的时候,我也看见过,就在他的怀里,唯独不同的,也只有颜色了。所以我推测,平哥和黑熊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既然平哥要走,他最舍不得的人一定是苏老师,而这个点苏老师已经下课回到自己家了,平哥此时也定然在苏老师家中,但是,我们所看到的却是,苏老师不在,平哥也不在,且她家的门是虚掩着的,这说明她离开的很急,那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眼一边分析一边走进房间,顺手捡起地上的箭支,细细看了起来:

“这是违禁品,我们这里也只有中区的守卫和北区的高官可以弄到,东区的富人弄不到,南区的商人也不行,更合况西区的穷人,所以,来外人了。”

四眼一边说着,一边扫视着这间10平米的小房子。

“墙上有洞,床被踩过,说明这只箭是带了什么东西射到这里的,看这脚印的大小,是平哥踩在床上取得箭。”

四眼拿起床上的那张纸,看了一眼,然后嘴角一抽:“白凤,你看看这是什么字。”

他将纸递到白凤的手里,白凤一脸懵逼地接过:“四眼哥,我也不识字啊!”

这就尴尬了,两个都是文盲。

“先收起来吧,完了咱找人去问问。”

四眼让白凤装起已经皱了的纸,然后他又将屋内大致扫视了一眼,就锁上门带着白凤离开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