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世间

第8章 无冬无夏值其鹭羽

中区,小广场里

三十多号人挤在一起聊天打屁,他们的目光时不时地扫向广场前面的台子,那里,站着一位军人。

永平就躲在三十多号人的中间,他很低调地听着别人吹牛,自己一声不吭。余光观察着每一个人,偶然间还看到了那个一年前被自己收拾了的黑熊正坐在边角的台阶上,见此,永平笑了笑。

黑熊显然也看见了永平,甚至可以说从永平进来之后黑熊就一直在留意着他。

黑熊此时也知道自己大意了,咱一个牢狱之人都能凭借自身的价值换取来优先进入部队的机会,更何况平哥还是那位手下的当红人物,他一定也可以。

唉,后悔死了,自己出来为啥要去鹰帮闹腾呢?低调一点去参军完成上面那位交代的任务,然后获得自由他不香吗?

现在看平哥的样子,估计他暂时还不知道我去鹰帮闹腾的事儿,但不保日后他就不知道了,以平哥护短的性子,嘶!想到这里黑熊倒吸一口凉气,不行,不行,我得离这个疯子远点,不然他一定会打死我的!

此时虽说我和他一同进入了军营,但听那位所说进部队后会分班分地儿,将一个地区的人全部打散,这说明我还是有希望不和那个煞星待在一起的,想到此处,黑熊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躲……

啪!

黑熊肩膀被拍了一下,他吓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慕然抬头,WC,怎么是这个煞星?

“好久不见啊!黑熊!”永平本身就是个自来熟,更何况这个人他还认识,而且是通过拳脚认识的。

“平,平哥。”黑熊吓得直哆嗦,正要站起来时,却被永平按了下去。

永平搂着黑熊的肩膀顺势坐了下去,嘴里也轻声说道:“别害怕,放轻松,我这次可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

中区,四眼和白凤已经原路返回。

在西门守着的是面瘫和田鸡,四眼问过他们后,思绪片刻,先去了北门,然后是东门最后去了南门。

三个门的兄弟都问了,没有看见过平哥,他到底去哪儿了?还是说人已经进去了?思绪间,四眼来到了南门。

“公鸡,你见没见平哥?”

“没有,我和君子来了之后就没看见过平哥。”

闻言,四眼眉头紧皱,难不成平哥已经进去了?不应该啊!

苏老师下午四点下课,她回到家最快也要五分钟,而平哥每天下午四点都会准时出发去苏老师那里,所以苏老师离开时间应该是四点十分左右,这个点平哥还没有到达苏老师家,而苏老师已经出事儿了,她留下的,只有这一张纸,上面还写着我看不懂的句子,唉,这个才是最麻烦的,不晓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推测不出苏老师的想要表达的是什么!还有平哥在床上踩出的脚印和墙上的那个洞以及地上的箭支,这说明平哥是在四点十分之后到达的,他去的时候苏老师已经离开了,然后有人用箭给他带去某个消息,等等,难道说平哥此时还没有离开!他还在西区……

四眼此时的脑海里一片混乱,他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但是又因为信息的不对等,他根本推测不出来!

看着眼前四个愁眉苦脸的小孩子,马昱莫名其妙地就想逗逗他们:

“喂!小家伙们,你们在搞什么啊!不要挡着门口好不好?”

正在四眼思绪时,有人开口打断了他的思路。

嗯?原来是这个门卫大叔啊!那没事儿了,惹不起、惹不起,还是躲远点儿吧,想到此处,四眼就向旁边走了几步,其他三人也跟了过去。

对了,我可以问问大叔啊,他就算不知道平哥在哪儿,但是关于令牌的事儿,他一定知道。

四眼向坐侧迈出地步伐停了下来,他扭头看了眼大叔,眼珠子一转,然后从兜里掏出十张粮票捏在手心走了过去。

四眼的小动作马昱当然看见了:想贿赂我吗?啧啧啧,年轻人啊,不从你身上扒下一层皮,我都不好意思活这么多年了。

马昱看着四眼慢慢地走了过来,然后脚底一滑,一个趔趄扑到了自己的面前。

马昱当然不会去扶起四眼,他就静静地看着四眼趴在地上尴尬了一会儿,然后自己爬了起来。

“大叔,我刚刚捡到了10张粮票,是您掉的吧?”

看着眼前脏兮兮的小手里攥着几张皱巴巴的粮票,马昱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接过了粮票。

“那个,大叔,我能问您一个事儿吗?”四眼摸着后脑勺儿,有些腼腆地说道。

马昱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面孔,心中哀叹一声:算了,不坑了,像我这样善良的人,估计也不多了。

“问吧,只能问一个。”

闻言,四眼心中乐开了花,他毫不掩饰地说道:“我想问您一下,您是否知道鹰帮帮主永平的位置?”

马昱早就料到他们会问这个问题,只不过,你小子刚才不是很腼腆吗?这会儿这个兴奋的眼神是个什么意思?

“鹰帮帮主永平?我知道啊,怎么了?”

“我知道啊,怎么了?”

“那您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哪里?”

马昱伸出手扭过头,意思很明显。

四眼悲愤地心中哀嚎:

还TM真就一个问题啊!

他又从怀里取出十张粮票递了过去。

咳咳,接过粮票的马昱咳嗽两下就目不斜视地转过头来:

“你刚刚问他的位置是吧?”

“他在中区,刚刚进去。”

“刚进去?!”

“对啊,他的通行令牌还是我扫的。”

“王德发!”

啪嗒啪嗒啪嗒……

“小皮靴的跳动”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嘈杂声瞬间消失,只剩下不断吞吐的唾液。

“各位,下午好啊!”

女军官朝着众人一笑,痴男们的口水都落在地面上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鹭,是本次征兵的主要负责人,也是你们的总教官。”

“我是真没想到啊,癸亥区这么个弹丸之地,竟然给我推荐来了三十三位优秀预备军人,其中一位竟然手持第四等军令牌,实在是难得啊。”

“要知道,本次征兵,甲子区才推荐了三位优秀预备军人,所以啊,很抱歉各位,你们三十三人,今天只能留下三位,其他三十人,全部淘汰,取消优秀预备军人名额!”

“凭什么?你这样做不公平!”

“对啊!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拿到了优秀预备军人名额,结果到你这里还要再裁去三十人,我不服!”

……

底下的嘈杂声再次出现,白鹭虽美,但耐不住她牵扯到了众人的利益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