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世间

第9章 君子不乘人之危

看着这数十个人在自己面前非常没有礼貌地大吼大叫,白鹭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倒退两步,她旁边的那位士兵见此便晓得自己要做什么了。

永平远远地躲在后面,他看见自称白鹭的女人向后退了两步,正好奇时,只见那尊“雕像”突然动了,他三两步便横跃到众人面前,正嚷嚷着的几人明显一愣,然后那尊“雕像”只出了五拳,就五拳,嚷嚷声最大的五个人的牙齿全部被打掉,鲜红的血液和黄的恶心的牙齿夹杂在一起,疼到直接昏迷的还好说,有两个没昏过去,他们的哀嚎声听着都让人害怕。

之前一起叫嚣的几个人见此情况屁都不敢放一下,全部乖乖地低下头,连白鹭看都不敢看一眼。

等到下面彻底安静了,白鹭才重新站了出来,她吩咐手下,将那五个被打掉牙齿的人全部抬走,并且永久剥夺他们的入伍资格。

剩下的二十八人尽皆感叹这五人的凄惨命运,但要说帮他们打抱不平?抱歉,他们对白鹭已然心生恐惧,不敢闹事……

“聒噪的声音终于没有了,希望你们能够吸取教训,毕竟这里,是我的一言堂,想要反驳我的决定,可以,但是你最起码要有反驳的能力啊!”

“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嘴上没毛,成天满嘴跑火车的男人!希望各位注意!”

“好了,接下来,就该玩一场优胜略汰的游戏了!让我想想,到底怎么玩才能好一点呢?”

看着台上笑嘻嘻地白鹭,台下的众人只觉自己身处地狱之中,整个人凉飕飕的。

这哪里是教官啊!这分明就是一个魔鬼!一个女恶魔啊!

“这样吧,给你们每人五分钟的时间,都相互观察一下,猜猜你们当中谁持有第四等军令牌,猜对的直接通过考核,成为优秀预备军人,开始吧。”

白鹭蹦蹦跳跳地进了人群,她的一举一动、勾人心魄,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

永平心脏猛然一痛,他连忙收回目光,使劲甩了甩头。

刚才怎么了——

回想起自己刚刚一副猪哥样儿,好似魂儿都被勾走了,永平心底难以平静,好恐怖的女人!这是什么能力?

永平不敢再看那个妖娆女人一眼,他闭住眼睛,脑海里过了一遍白鹭说的话,然后深深吐出一口气:她并没有说不允许我自己猜自己!

“报告!”

闻声

白鹭一蹦一跳地身影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凝固,她慢慢地转过头,看向了永平:

“说!”

“报告长官!我猜我自己手持第四等军令牌!”

白鹭目光闪烁,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可没允许你自己猜你自己!”

“报告长官!您也没有说不允许我自己猜我自己!”

噗嗤!

“有点意思,行吧,这次算你过了,那让我们继续下一个游戏吧。”白鹭轻轻挑了一下永平的下巴,然后走上了高台。

“既然有人猜对了,那么,他就直接通过考核,获得优秀预备军人名额。现在,你们还有两个名额可以争取,接下来,剩下的27人如果想要拿到名额,就去车轮战这位帅气的小弟弟吧,赢了就是一个名额,先到先得哦!”

白鹭一指永平,脸上徜徉着微笑!

永平都懵了,卧槽,姐姐你心眼儿这么小的吗?

“最毒妇人心,古人诚不我欺。”

永平转过身,迎向了那些灼热的目光,嘴里却依旧在轻轻念叨着。

他并没有注意到,白鹭已经带着可以杀人的目光看向了他。

“再补充一点,你若是输了,那你就要喝老娘的洗!脚!水!”

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永平一跳,他连忙顺着声音转过头去,对上了白鹭冒火的眼神。

“别看了,我这是聚音成线!除你之外,没人听得见!小子,敢骂我,你死定了!”

这次,永平可是亲眼看到白鹭只是嘴唇动了动,这段话就进了自己的耳朵!他很自闭地回过头来。

扪心自问,我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好像来不及了,她那里,也不允许啊!

永平惆怅万分,然后看向了那些跃跃欲试的肌肉男们:车轮战,我没有丝毫机会,不如借此立威吧!

“你们,一起来吧。”

嚣张的话语说出口,永平直接冲了上去。

“找死!”

“兄弟们上!揍他!”

……

二十六个人瞬间混战在一起,永平只是个普通人,单挑他还有点本事儿,但是这种一人挑二十五个,且其中大部分都是肌肉男的,他还真就不行了。

不过,虽说永平一挑二十五不行,但是他够狠啊!

永平就逮着第一个打他的人,把他往死里弄,任凭其他人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他也毫不动摇。

即使被打的鼻青脸肿,他也没有停下挥动的拳头。

他的胳膊打废了,他就俯下身子,直接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啃了起来,还好白鹭见事不对,连忙派人去阻止,否则,今日怕是要出人命了。

被其他军人拉开,永平嫣然一身惨状,旁观的黑熊和乔飞早就被吓傻了,这位可真是一个狠人啊!

白鹭连忙走下台,只见小广场躺着一个冒血的男人,他的脖子那里被撕咬下一块肉,血管已经暴露在外了,这人命不长久了!

“快传医务兵救人!”

白鹭怒吼一声。

再不救这人,若是死在这里,这个让她感兴趣的男人就有麻烦了。

处理完这个重伤员,白鹭面色复杂地看向了被架起来永平。

永平的眼睛被打的黑青黑青;鼻子里的血液已经将他的脸洗湿;他的嘴里面还叼着一块肉,血淋淋的;两条胳膊全部都断了,但是双手还是握拳状态;他的下肢还算好滴,只是透过被撕的破破烂烂的衣服可以看见他的大腿又青又紫……

“带他下去好好养伤,告诉娇娇,把我这次的名额给他!”

“啊?”

“啊什么啊!不知道规矩了?”

“报告长官!知道!”

“知道就快去。”

“是!”

看着被架走的身影,白鹭露出了魅惑人世间的微笑:“这个男人,有点意思。”

回过头来看了看还站着的二十六人,她朝着黑熊和乔飞问道:“你们两个刚刚为什么没有上?”

黑熊心想,要不要说自己被打怕了,所以刚才不敢动手。

乔飞已然向前踏出一步:

“报告教官!君子不乘人之危!”

闻言,白鹭眼睛一亮,然后目光扫视了一番乔飞,见他一身正气站在那里,目光直勾勾地和自己相对,丝毫不惧,白鹭顿时提起了兴趣,这一次,有意思的人不少啊。

“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看着白鹭朝自己问话,黑熊惊了一下,然后连忙点头道:“嗯嗯!”

哼!

算了,看在你刚才没有动手的份上就让你过了吧。

加入书架